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金粉

正文 第373章 爺寵著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早前李南風已經從靖王妃那會兒打聽到水痘疫情的消息,這兩年風調雨順,京畿還沒聽說有人感染這個,但最近她也還是讓侍衛四處打聽,力求提前找到病患。

    晏衡出了吏部衙門,便跑到李家把李南風喊了出來,將找過李存睿的事告訴了,讓她回頭斟酌著回答。

    李南風道:“你怎么能騙人呢?明明就是你想拉我去幫你剎晏馳的威風,偏說成請我去看院子?”

    “看院子跟剎晏馳威風不沖突。我為了成行犧牲了兩塊松煙墨,當然得物盡其用!

    李南風哼哼:“我可沒讓你這么做。你那松煙墨跟我不相干!”

    晏衡刷地沉了臉:“死丫頭片子,別不識好歹,我這是為了誰?”

    “又不是我找上你說要去,不是你自己拉著我去幫你踩晏馳的威風嗎?”

    晏衡語噎,隨后冷笑道:“好,很好,是我自找的嘛,我吃飽了撐的!

    李南風受不了他這陰陽怪氣,橫他一眼,進門把門給關上了。

    晏衡回了府,管卿就把消息打聽回來了。

    “眉姑娘說確實有這么回事兒,馳二爺去喊過她了。她還說一定會去的,絕對不會讓爺失望!

    晏衡沒心思管這個了,徑直回了房。

    阿蠻早前奉命準備干糧,一看都是平時李南風常吃的一些食兒,便忍不住過來問:“爺,您最近怎么不跟李姑娘吵架了?”

    “誰說不吵?”

    阿蠻這才發現他臉色不太好。問道:“怎么了?”

    “沒怎么,”晏衡扭頭,“我怎么了?我堂堂靖王世子,欽封的五品將軍,天罡營的副指揮,誰能把我怎么?”

    阿蠻:“……”

    晏衡煩得很,松開衣裳躺了下來。

    “那這到底是去還是不去?”阿蠻糊涂了。

    “為什么不去?”晏衡橫眼,“她不去咱倆去!

    “……咱倆去干嘛呀?”

    晏衡彈起來,拿起墻上的弓,往窗外樹干上射了一箭:“爺帶你去游湖劃船蕩秋千!再帶你吃飯看戲逛園子!爺疼你,爺寵著你!”

    阿蠻看著噗地射進樹干的那一箭,驀地打了個激靈!

    李南風可沒說不去。她只不過是覺得晏衡也太找死了,居然敢騙她爹!但是回了房她還是在想轍,想著李存;仡^問起來她要怎么說才好。

    誰知道李存睿壓根就沒有來問她的意思,等到晚飯后,見他還沒聲兒,李南風就忍不住自己尋到了書房,七拉西扯地跟他聊起天來。

    李存睿聽她瞎扯了半日,問她:“你有什么事兒么?”

    李南風這才道:“今兒晏衡是不是來尋過父親?”

    李存睿瞥她:“你怎么知道?”

    “他請我去他們家才建好的別鄴玩兒,我說要請示您呢!

    李存睿哼道:“原來你們都商量好了!

    “沒商量,他就問了我一句!

    李存睿揣起手來:“那你想不想去呀?”

    李南風點頭:“想去!

    李存睿就又哼了一聲。

    李南風抱著他胳膊搖起來。

    李存睿斜睨她:“去可以,當天得回來!

    “好嘞!”李南風跳起來。

    李存睿不免拉長臉,看她跑了,又追喊了一句:“把侍衛都帶上!”

    “知道啦!”

    李南風回了房,旋即讓梧桐去傳話楊琦,讓他去送個信到靖王府。

    晏衡臉拉了一整個下晌,管卿把楊琦帶進來,他對著楊琦那張臉定了半晌,才緩慢地哦出了一聲。

    其實他想帶李南風出這趟城也沒別的意思,主要是往在別院來的這條道恰恰也正是前世里他們倆遭雷劈的那條道。

    他覺得冤家宜解不宜結,應該留下點歡快的回憶來填補過去那段不愉快,畢竟人不能老活在過去是吧?

    哪里知道那婆娘這么不上道,太讓他失望了。

    然而這死丫頭片子,嘴上說不要,心思倒誠實得很,有本事別跟她爹說想去呀!

    打發走了楊琦后他繃臉負手踱了幾圈,下一刻立馬打發侍衛連夜到別鄴去吩咐廚子備菜,又著阿蠻去西跨院通知晏馳翌日早晨出發,不得缺席。

    到了翌日早上,他就收拾得整整齊齊,騎著高頭大馬往李家來。

    在角門外等著了李南風,他拉長臉道:“不是說我騙人嗎?不是說我怎么做跟你不相干嗎?你倒是好好在家讀你的書?”

    李南風可不是小孩子了,決定了的事情哪能被他三言兩語打倒意志?她昂首挺胸上了馬車:“看在你這么有誠意的份上,我當然得給你個面子!”

    說完一揮手侍衛們也紛紛跨上了馬,一行人就這么啟程了,那架勢,威風得就像女王出巡一樣。

    晏衡又好氣又好笑,也吩咐啟程。

    這靖王世子雖然帶的人更多,排場更大,但誰讓她是他請出來的呢,也只好認命給她縣君閣下當扈從了。

    出城這條道李南風就不陌生了,路過當日雷劈事發之處她毫無意外地黑了臉,雖然這世到如今算起來也得到了很多,但是終究有些人和事也是永遠失去了。

    李煦是在她的愛護下長大的,稟性純良,她突然一死,還不知道他后來得吃多少苦。

    不過既然注定是遺憾,就沒有苦思的必要了。

    窗外春光明媚,她一面看著一面頓了頓,忽然探出頭道:“對了,你是怎么死的?”

    這個事情實在是有點奇怪,她是被雷劈死的所以重生這已經有解了,可她死之前這死老匹夫還活蹦亂跳地囂張得很啊,他怎么就也跟著回來了呢?

    前面駕馬走著的侍衛和阿蠻他們聽到這話猛嗆到咳嗽起來。

    晏衡只微頓了下,而后不緊不慢地走著,一面斜睨著她:“你說呢?”

    李南風猜想了下,跟他招手,讓他靠過來。

    晏衡又不緊不慢地靠了過來,跟侍衛們拉開了距離。

    李南風小聲道:“你跟我一起死的還是多活了幾年?”

    晏衡瞅著她:“我為什么要跟你一起死?”

    李南風愣住。

    晏衡心不在焉地走了一段,又問她:“突然問這個干嘛?”

    “我想知道有沒有人幫我收尸?”

    “……”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