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末世吾乃寶媽

正文 256 不是我送給你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人性如果做惡,能惡到什么程度?

    如卿溪然這樣,要么不下手,一下手,活口一個不留,這是惡嗎?

    每個人對于惡的定義都有所不同,至少,在緒佑這些常年殺伐的駐防眼中看來,能想出這樣困住孩子辦法的人,已經完全超越了人類惡的底線。

    小龍人是沒有傷害到這些孩子,一分一毫,都沒有,但這對于孩子來說,被人這樣的綁著,放入這樣宛若棺材一般的小箱子里,簡直就是個酷刑!

    沒有孩子是不愛蹦蹦跳跳的,人類在說起形容孩子的詞來,都是活潑,可愛,天真,各種的美好。

    他們不是成年人,他們需要玩樂,他們需要自由自在的奔跑,與朋友打打鬧鬧,這是他們的天性。

    小龍人扼殺的,是天性,是作為人類最根本的,最不能被碰觸的那一根柔軟的底線。

    毋庸置疑,他們是惡的,比卿溪然,比緒佑,比這些常年殺伐,手染鮮血的駐防,都要惡!

    因為他們也就只有這個本事,折磨不了大人,打不過大人,只能折磨孩子了。

    有御下不忍,進去,將一個孩子從箱子里抱了起來,伸手解開了孩子腦袋后面的嘴套扣子,又檢查了一下孩子的口鼻,見那孩子不哭不鬧,眼底閃著驚懼,卻還是挺有精神的,便是松了口氣,單膝蹲在地上,對門外的緒佑說道

    “老大,情況還好,沒有生命危險!

    當然不會有生命危險,但心理陰影是肯定會落下的了。

    有人急忙上前來,幫忙把孩子從箱子里抱出來,解開他們頭上的嘴套,罵道

    “真是喪盡天良,畜生都做不出來這樣的事,還不如給弄暈過去算了!

    為了防止孩子吵鬧,用不損傷大腦的藥物弄暈迷,這是最好的。

    特別是在摩天大樓這種帶有商業性質的大樓里,來來往往的人那么多,萬一孩子的哭聲傳出來,對很麻煩。

    孩子被注射了藥物弄暈了過去,至少他們不會難受,不會知道自己被人裝在這么個不定睡一覺起來,覺得世界還是一樣的美好,所有令他們恐慌與驚懼的事情,他們都沒有清醒體驗過。

    “先把孩子妥善安置好!

    緒佑吩咐著,回頭,擰著眉頭走出了小龍人,卿溪然在他背后,跟著看了一眼,韶夢璃也在這幾個孩子里面,不會哭,不會笑,已經被嚇得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了。

    她微微蹙眉,立即對身邊在抹眼淚的曲陽吩咐道

    “快點下去,把申小曼弄醒了,叫她上來!

    曲陽立即點頭離開,韶夢璃的情況他也看到了,這種時候,最好的就是申小曼來,才能讓韶夢璃缺失的安全感補回來。

    這時候,暗恙已經接收到了卿溪然的新指令,替她將小龍人的所有電腦里的內存條、主機硬盤給拆了下來。

    緒佑看了一眼暗恙他們,他在這里,卿溪然吩咐暗恙做事,暗恙沒有請示過緒佑,便是心下了然,他這最為忠心耿耿的御下,不知不覺,就被卿溪然給“策反”了。

    不過他也覺得無所謂,暗恙這樣挺好的,起碼會比以前更盡心盡力的保護他的老婆孩子了。

    等緒佑跟著卿溪然出了門,走到卿溪然的面前,問站在門外的卿溪然,

    “你把所有的活口都殺了,你想要扒的秘密,不就得斷了線索了?”

    “數據比人能告訴我的更多!

    卿溪然指了指暗恙他們手里的一堆內存條和硬盤,還有一大堆的紙質文件資料,頭一扭,往電梯走去,

    “走吧,先去我的房車看資料!

    在路上,卿溪然就知道卿一一不在這里,她之所以要攻擊東區小龍人心算培訓機構,是因為小龍人不除,對她和一一來說,后患無窮。

    至于這些天才孩子救回來,自有緒佑照顧著。

    “看資料,是要幫這些孩子找到父母嗎?”

    緒佑跟在卿溪然的后面走,往前大跨一步,一只手搭在老婆的肩上,一起往電梯走。

    這膩乎勁兒,真是太不注意影響了,羞澀讓卿溪然掙扎了一下,沒掙開緒佑的手,便只能很理性的說道

    這8個孩子,全都是小龍人心算培訓機構,最近一段時間從湘城里篩選出來,在心算方面獨有天賦的,他們的父母或者死了,或者拿了錢把他們賣了,你以前不是在搜羅心算人才?”

    她回頭,看著緒佑身后,御下一人抱著一個暈迷狀態中的孩子,又看向緒佑,說道

    “帶回去好好培養一下,挺好的!

    以小龍人的手段,這些孩子落在緒佑的手上,總比落在一些手段殘忍的人士手里要好。

    死了父母的,已經沒有必要把孩子送回去。

    為了錢,把孩子賣掉了的父母,這倒是沒死,但,真的有必要把孩子送回到這種父母的手上嗎?

    “我覺得你一個人,就能頂一支珠心算隊伍,不需要再有別的計算隊伍了!

    緒佑跟著卿溪然進了電梯,看著緊隨在后,進入電梯的幾個御下,他站在卿溪然的身邊,將卿溪然擋在電梯角落,隔絕眾人看卿溪然的視線,他低頭看她,眼眸深沉的落在她的唇上,很有誘惑力的低聲邀請道

    “你看,女兒現在在我那兒,你也跟著我一起回去,我們一家三口,就在湘城郊外好好的生活,別回時代基地了!

    他經常會跟卿溪然,一半認真,一半吊兒郎當的稱呼卿一一為“咱閨女”“咱女兒”之類的,所以緒佑的說話方式,卿溪然已經很熟悉了。

    但她依然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來,他仿佛認定了什么東西,今天一直在暗示她,提醒她,想讓她產生疑問。

    卿溪然不動聲色的微顫著睫毛,正當緒佑以為她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卿溪然突然說道

    “你脖子上的項鏈,是我媽媽送給我的遺物,不是我送給你的!

    所以,因為是媽媽的遺物,她是不可能送給緒佑的!無論兩個人的感情多么的好。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