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第七號變色龍

正文 第132章:生與死!與魔共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裂風城內!

    “三十五個出入口,是否已經全部封閉?”

    “啟稟殿下,已經全部封閉!”

    “所有的通風口,是否已經全部關閉?”

    “啟稟殿下,已經全部關閉!”

    “再檢查一遍!

    “是!”

    南周帝國黑冰臺根據地形圖每一處仔細檢查,盡管已經檢查了十幾遍,但還是無比詳細地檢查每一個細節。

    確定每一個出入口都封死了,怒帝陵墓里面的人絕對不可能出來了,徹底被封死在里面。

    再檢查每一個通風口。

    確保每一個通風口都封閉。

    當然了,這個怒帝陵墓畢竟太大了,就算通風口全部封閉,想要讓里面的十萬人窒息而死也不容易,需要很長時間。

    但是如果在怒帝陵墓內部,引爆引燃某些東西呢?

    就會將所有的空氣,全部消耗得干干凈凈。

    如果再釋放毒氣的話,就能將里面的十萬人殺得更快。

    “屠殺,開始!”大皇子周離淡淡道。

    頓時!

    “砰砰砰砰砰……”

    從怒帝陵墓穹頂上方,忽然裂開了幾個巨大的洞口。

    無數的魚油桶傾瀉而下。

    幾百,上千桶魚油,超過十幾萬斤。

    緊接著!

    無數黑色的粉末傾瀉而下,如同暴雨一般。

    無數的木炭傾瀉而下。

    這些黑色粉末,全部都是煤,在這個世界被稱之為石炭。

    “嗖嗖嗖嗖嗖……”

    這些魚油桶,木炭,石炭滾滾而下。

    盡管看不見里面的情形,但是卻能夠聽到下面傳來一陣陣驚呼。

    “大人,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我們中計了,我們中了南周帝國的毒計!

    “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封死了!”

    緊接著是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然后,南周帝國的武士將十幾支火把投了下去。

    下面大贏帝國武士高呼道:“快,快射滅火把!

    “嗖嗖嗖嗖……”無數弓箭射出。

    但是沒有用的,接下來從陵墓穹頂的裂口中,無數燒得通紅的木炭傾瀉而下。

    火把,燒紅的木炭落下。

    整個陵墓仿佛陷入了徹底的寂靜。

    片刻之后!

    “轟轟轟轟轟……”

    無數的魚油被點燃了。

    “轟轟轟轟……”

    爆出了驚人的火焰,幾乎瞬間照亮了整個地下陵墓,也幾乎要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整個陵墓之內,所有的魚油被點燃。

    緊接著,無數的木炭,無數的石炭被點燃。

    整個地下陵墓內,都被熊熊烈火吞噬了。

    “關閉所有洞口!

    隨著一聲令下,用來傾瀉魚油,木炭的洞口,也徹底被封堵死了。

    這確實是一場屠殺,最殘忍的屠殺,不費一兵一卒。

    而且最多一個時辰,就能殺得干干凈凈。

    這可怕的大火,會把陵墓之內所有的氧氣全部耗盡,會讓里面的人窒息而死,不管躲在哪里都沒有用的。

    躲得過火焰,卻躲不過窒息,也躲不過毒氣。

    什么毒氣?

    木炭和煤炭在不完全燃燒的情形下,會產生大量的一氧化碳,能夠無聲無息將人殺死。

    此時這地下陵墓內,人越多就死得越快。

    ……………………

    井氏營地,井中月的帳篷之內。

    沙漏里面的流沙已經流完了。

    “開始了,開始了……”花滿樓(燕蹁躚)發出了陶醉一般的聲音。

    “屠殺開始了,最殘忍的屠殺開始了!

    “每一個瞬間,都有無數人死去!

    他的聲音甚至是顫抖的。

    此時井中月冷道:“不要在我孩子面前說這樣的話,要說出去說!

    頓時燕蹁躚露出了諂媚討好的笑容道:“好,好,哥這就出去了,你別生氣,別生氣!

    然后,他朝著云中鶴道:“云中鶴大人,我們出來聊,順便等著火箭升空?”

    “好!痹浦喧Q走了出去。

    “夫君……”井中月上前握著云中鶴的手。

    云中鶴輕輕掙脫了,然后走了出來。

    井中月送他到門口,然后呆立良久,好一會兒她有捂住肚子,躺回到床上,靜靜地望著窗外發呆。

    ………………

    來到了外面的地上,燕蹁躚躺在外面的草地上,望著天空的上弦月,因為他的后背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所以躺下去的時候忍不住痛了一哆嗦。

    “云中鶴,你說井厄城主最愛的女人是誰?”燕蹁躚問道。

    云中鶴道:“安如弦!

    燕蹁躚道:“我也覺得是她,他一直說的是我的月亮,而安如弦就是他的月亮!

    云中鶴道:“你為何要這樣?”

    燕蹁躚道:“兩次為你受傷?第一次為你擋箭,第二次為你擋劍?”

    云中鶴道:“對!

    燕蹁躚沉默了片刻道:“你覺得是什么原因?”

    云中鶴道:“總不是為了更加取得我的信任吧?因為你對我來說,沒有價值,就算我再信任你,也絕對不可能把什么機密告訴你!

    燕蹁躚道:“我不需要你把機密告訴我,你告訴月亮就可以了。你聽說過一種說法嗎?有一種想要索取什么,而且要索取的東西很多很多,所以他就先付出一些東西,這樣將來索取的時候,就更加心安理得一些!

    頓時云中鶴忍不住笑了一聲。

    燕蹁躚道:“有那么好笑嗎?”

    云中鶴道:“我只是想到了一個詞!

    “什么?”

    云中鶴道:“你沒有聽過的,意外律!

    這個世界的人確實沒有聽過這個詞,這是來自《巫師》(獵魔人)系列小說里面。

    當獵魔人拯救了一個人的性命之后,這個人就要付出報酬,而這個報酬是他已經擁有,但是他自己卻不知道的東西,而通常這種東西就是他還沒有出世的孩子。

    云中鶴道:“你不是這樣的人,你要坑我,利用我,害我,不需要心安理得!

    燕蹁躚道:“對,我不需要!我之所以這樣做,不是為你,而是為了……月亮!

    云中鶴道:“我懂了!”

    隨著井中月對云中鶴的愛意逐漸加深,她內心越來越掙扎。所以那個天平,漸漸朝著云中鶴那邊滑去,她已經開始抗拒燕蹁躚的意志了。

    所以她變得越來越消極了,對裂風城計劃也越來越不在意了,只想著逃脫這一切去做馬匪。

    而這個時候,燕蹁躚必須重新喚取井中月對他的親人之情,讓井中月心中的天平朝著燕蹁躚一方滑去。

    所以,燕蹁躚兩次拯救云中鶴,后面那一次甚至付出了半條生命的代價。

    井中月把他視為唯一的親人,當然會心痛不忍。

    而且燕蹁躚救的是云中鶴的生命,這會讓井中月覺得,云中鶴對燕蹁躚是虧欠的,所以就算欺騙了云中鶴,也仿佛已經彌補過了。

    所以燕蹁躚說為未來付錢,只不過他不是為自己付錢,而是為了井中月付錢。

    “云中鶴,不管你信還是不信,我之前和你說過的話,幾乎從來都沒有騙過你!毖圊滠]道。

    之前燕蹁躚和他說過什么?

    說了很多很多。

    比如,他本來已經要死了,卻被拯救了。而那個拯救他的人,就是當年還很小的井中月。

    又比如他說自己一日為乞丐,終身都是乞丐。

    又比如說,他這輩子都只想守護一個人。

    又比如說,他只有躺在地上才能睡得著,一旦躺倒床上是睡不著的。

    這些話都是真的。

    “云中鶴,你說這個世界有惡魔嗎?”燕蹁躚問道。

    云中鶴道:“有,肯定有!但是這個惡魔背后一定還有另外一張面孔,是某一個人的天使!

    燕蹁躚道:“你說這是為什么呢?”

    云中鶴道:“絕大部分都是平庸的,他們的愛恨都是平庸的。他們會同時喜歡很多人,也會討厭很多人,所以他們的情感是平凡的庸碌的。但有一種人,他們像是一個瘋子,他們是不正常的,會把所有的美好情感傾注在一個人身上。然后把所有的惡,所有的黑暗傾瀉到整個世界,那樣他就成為了惡魔!

    燕蹁躚道:“一輩子只疼愛一個人,只對一個人好,難道是不正常的嗎?”

    “不正常的!痹浦喧Q道:“正常的人都是庸俗的,一輩子會喜歡很多人。他們之所以專一,是因為責任感,當然也是因為和一個人感情太深,不舍得傷害!

    接著,云中鶴道:“對了,你們幾年之前就想到今天這一幕了嗎?就布下了這個天羅地網嗎?”

    燕蹁躚道:“不完全是!利用月亮的裂風城主之位,吸引大贏帝國。利用怒帝陵墓,害死大贏帝國軍隊,贏得這一場大戰。這確實是明確的目標,所有的一切都要為這個目標服務。但是中間的過程,就要隨機應變了。而且我們也沒有想到,吸引來的這個密探竟然會是你,你完成的如此出色,比我們想象中最好的局面還要好,我們之所以有如此輝煌的戰果,完全要感謝你的付出,你的聰明絕頂!

    盡管他的話不是在諷刺,但是聽上去卻那么諷刺。

    云中鶴道:“井中月已經是裂風城主了,為何你們不利用這一點,直接派遣大軍進駐裂風城,卡在無主之地最關鍵的核心位置?這樣你們也贏了一半了!

    燕蹁躚道:“那樣太平庸了,我最討厭這樣平庸的計策。如果沒有發現這個怒帝陵墓,那也就罷了。發現了怒帝陵墓這個天選之地,不殺死幾十萬人,都對不起千年之前,無數大咸帝國子民的血汗。我的計謀,怎么可能只完成這么一個小小的目標,我要的是一箭三雕!

    云中鶴道:“第一雕,掌握裂風城。因為按照你的離奇計謀,這裂風城依舊掌握在你們手中啊,只不過是先假裝交給大贏帝國!

    “第二雕,坑死大贏帝國十萬大軍!

    “第三雕,接我之手,借大贏帝國之手,滅掉澹臺家族的主力軍,滅掉無主之地的諸侯聯軍!

    “啪啪啪……”燕蹁躚開始鼓掌,道:“你終于愿意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問題了,我南周帝國要占領無主之地,面對的敵人可不僅僅是大贏帝國,還有無主之地這些野心勃勃的諸侯。但如果我們直接派兵攻打,那就得不償失,反而會被大贏帝國所趁,所以借你之手,把他們清洗得干干凈凈,這樣一來,我們占領無主之地就輕松許多了!

    好狠毒的借刀殺人之計啊。

    燕蹁躚道:“澹臺滅明這個人,你們大贏帝國不喜歡,我們南周帝國也不喜歡。野心太大了,也很厲害,手中掌握的軍隊太多了。他完全是我們徹底占領無主之地的最大障礙,結果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出色,一舉將他們消滅得干干凈凈,實在是太讓我們驚喜了,F在澹臺滅明多聽話,乖得如同狗一般。他一聽話了,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都聽話了。只要滅了大贏帝國軍隊之后,我們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占領整個無主之地,這真的要謝謝你,你立下了最大的功勞!

    他忍不住贊嘆道:“云中鶴,你完全無法知道,我和大皇子殿下,是如何欣賞你的。從征服寧清開始,你的表現實在是太驚艷了,完全是讓人不敢置信的驚艷!

    “云中鶴你可知道嗎?白銀慘案的幕后主使者是澹臺滅明,策劃者是莫秋,但真正讓它發生的是誰嗎?”燕蹁躚問道。

    云中鶴道:“是你?”

    燕蹁躚道:“沒錯,正是鄙人。我們需要制造裂風城危機,而且是致命危機,不能挽救的危機。這樣才有投靠大贏帝國的充分理由,這樣才能成為無主之地的公敵,才能吸引澹臺滅明集結諸侯聯軍來攻打裂風城,這樣才能一舉將他們清洗得干干凈凈!

    “但是云中鶴啊,我們是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靠著一己之力,把整個危機都徹底解決了,真是讓人太驚艷了!

    云中鶴明白了,對于澹臺滅明來說,混亂是階梯。

    但對于南周帝國,對于燕蹁躚這樣聰明絕,混亂又何嘗不是階梯?

    燕蹁躚繼續道:“你可知道嗎?面對這些危機,我們已經準備了好多法子,準備幫助你的。結果沒有想到,你壓根不需要我們幫忙,完全依靠一己之力,解決了這些危機,簡直太厲害了!

    云中鶴道:“所以,利用怒帝陵墓前面那一半水銀湖制造大地坍塌,坑殺澹臺家族十萬聯軍,是早已經注定的?”

    燕蹁躚道:“對,但我們沒有想到,你竟然發明出了月亮火這種天下奇物,直接將那些支撐的石柱炸斷了。雖然我們也有辦法弄斷那些支撐石柱,制造大坍塌,坑殺諸侯聯軍,結果雖然都一樣。但遠遠沒有你的月亮火爆炸來得那么震撼,實在太驚艷了。而且這是你送給月亮的禮物,她還不將配方告訴我,她說這是你送他獨一無二的禮物,不能告訴任何人!

    云中鶴道:“我坑殺了八萬大軍,讓澹臺家族的十萬聯軍全軍覆滅,我還得意洋洋,卻不知道是為你做了嫁衣,你當時看我,肯定像是一個傻逼吧?”

    “一點點,就一點點!毖圊滠]道:“時間應該差不多了?為何火箭還沒有飛上天空呢?”

    ……………………

    裂風城內!

    一個時辰已經過去了,按說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地下陵墓的十萬大軍,應該徹底死絕了。

    “去看看!

    “是!”

    怒帝陵墓穹頂上封堵的洞口開啟了。

    幾名南周帝國黑冰臺的密探腰中纏著繩子,一點一點放了下來。

    此時整個地下陵墓內,氧氣早就用完了,充斥著燃燒之后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還有二氧化硫,總之都是毒氣。

    而且此時是黑夜,里面完全伸手不見五指。

    “扔火把!”

    隨著一聲令下,幾十根火把丟了下來。

    因為里面沒有氧氣,所以很快就熄滅了。

    但是接著一瞬間的火光,還是看得清清楚楚,遍地的尸體。

    扭曲的尸體,痛苦不堪的尸體,鮮血淋漓的尸體。

    不計其數,橫七豎八。

    很快所有火把全部熄滅了,而且這個吊下去的南周帝國黑冰臺密探,很快就要窒息了。盡管帶著防毒面具,但還是一陣陣昏眩沉睡,因為一氧化碳還是鉆入他的鼻孔和嘴巴。

    “拉上來,拉上來!”

    幾個人一起用力,將這幾名南周黑冰臺密探拉上去。

    回到地面之后,這幾個人都已經昏迷過去了。幾名大夫上前,將他們救醒。

    “如何,下面情景如何?”

    “全部死絕了,密密麻麻都是尸體,不計其數,死狀極慘!

    幾個南周黑冰臺的密探異口同聲道。

    “果然是最殘忍的屠殺啊,不到半個時辰,就殺光了十萬,太殘忍了,太殘忍了……”那個老太監抿嘴笑道:“我要趕緊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殿下了!

    然后,這個老太監碎步狂奔,如同腳不粘地一般,來到了大皇子周離的房間外面。

    周離依舊自己在和自己下棋。

    “殿下,成功了,陵墓里面到處都是尸體,不計其數!崩咸O道。

    大皇子周離淡淡道:“知道了,給燕蹁躚大人發信號吧,該進行下一步計劃了,屠殺十萬,可遠遠不夠。他謀劃了這么多年,一箭三雕還不夠,至少要滅掉大贏帝國三十萬大軍,要徹底滅掉大贏帝國的國運!

    老太監躬身道:“是,老奴這就給燕蹁躚大人發信號箭。這里老奴多一句嘴,燕蹁躚大人真乃神人也!”

    大皇子周離道:“我早就說過了,云中鶴雖然是天才,但是和燕蹁躚比起來,還是差得很遠,否則也不會被玩弄于鼓掌之中了。燕蹁躚是我見過最厲害毒士。對了,那個替身準備好了嗎?”

    老太監道:“已經準備就緒了,不是完全相像的!

    周離道:“有八成相似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像井中月那種親姐妹太罕見了,而就算如此,她們二人也不是完全一樣的。隔著老遠,誰能看清楚?”

    老太監道:“是,殿下和燕蹁躚大人神機妙算,定能一舉殲滅大贏帝國幾十萬大軍,徹底斷送大贏國運,這一戰之后,我南周帝國便是天江以南唯一的霸主了!

    大皇子周離道:“去吧,去吧!”

    老太監又腳不粘地離開了。

    大皇子周離道:“影子,通知澹臺城敖心大帥那邊,他的大軍該出發了!

    隱藏在黑暗中的那個影子道:“是,殿下。需要跟敖心大帥說,何等速度行軍嗎?何時趕到裂風城嗎?”

    大皇子周離道:“不需要的,他是戰場上的天才,完全能夠把時間掌握到最精準的。到時候,他來快了不行,那樣魚兒就會跑了。但是來得慢了也不行,那樣魚兒說不定已經把魚線掙斷了!

    “我們這一次要包一個大大的餃子,把大贏帝國幾十萬大軍,全部葬送,全部葬送!”

    大皇子周離來到地圖面前,猛地一陣虛握。

    仿佛要將太子之位,甚至將整個南周帝國的霸主國運徹底握在手中。

    然后大皇子周麗遙望天上上弦月,淡淡道:“燕蹁躚,別人都以為我們僅僅只是要奪取一個裂風城,僅僅只是要滅掉大贏帝國十萬大軍,他們實在是太小看我們了啊,我們要的是一箭四雕,我們要的是一戰定乾坤!”

    而此時!

    “嗖……”

    裂風城西邊的山上,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

    這是給燕蹁躚的信號,告訴他怒帝陵墓下面的十萬大贏軍隊已經屠殺得干干凈凈了,計劃無比順利。

    因為只射了一支火箭,代表不費一兵一卒,百分之百完成目標。

    幾秒鐘之后,幾千米之外的山頂上,也向天空射出了一支火箭。

    幾秒鐘之后,又幾千米之外的西邊山頂上,向天空射出了第三支火箭。

    就這樣,如同烽火臺傳遞一般。

    每隔幾千米的山頂上,陸續射出一支火箭上天空。

    在黑夜之中,尤其顯眼。

    這樣哪怕幾百里的距離,僅僅幾分鐘就把消息傳到了。

    ……………………………………

    井氏進隊營地。

    燕蹁躚一邊和云中鶴閑聊,一邊盯著天空。

    此時,他看到東邊的天空上,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如同反向流星。

    燕蹁躚長長松了一口氣。

    計劃成功了,大贏帝國在怒帝陵墓的十萬大軍全部被殺光了。

    不,準確說計劃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另外一半更加輝煌,更加震撼。

    他燕蹁躚從來都不出平庸的計謀,要的就是最驚艷,最震撼,最輝煌。

    一戰定乾坤。

    把大贏帝國的剩下的幾十萬大軍全部葬送,然后大軍一舉殺入大贏帝國西南行省。

    所有人都以為,兩國大戰會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會演變成為連綿大戰。

    但是……在他燕蹁躚的奇謀下,不會有這樣持久戰。

    他是天才,要的就是瞬間滅殺,瞬間滅掉大贏國運,立下不世之功。

    云中鶴你雖然是一個天才,但是和我比起來,真的是如同小孩一般可笑稚嫩。

    “恭喜你,云中鶴,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死絕了,你的義父風行滅死了,對你無比信賴,無比仁義的大贏帝國四皇子贏佉,也死了!毖圊滠]淡淡道:“你完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功業,坑死了自己的主君,坑死了自己的十萬大軍,恭喜,恭喜!”

    云中鶴面孔一陣抽搐,望著天上的上弦月發呆。

    足足好一會兒,云中鶴道:“燕蹁躚,你是什么時候解開那張藏寶圖,發現怒帝陵墓的?”

    燕蹁躚道:“三年前!

    云中鶴道:“好奇怪啊,怒帝陵墓里面怎么沒有金銀珠寶吧?是被你們拿走了嗎?”

    “沒有!毖圊滠]道:“為了不引起你們懷疑,我們幾乎沒有動里面的東西!

    云中鶴道:“那為何沒有金銀珠寶?為何沒有寶藏?”

    燕蹁躚道:“那個黃金寶座還不夠嗎?可是上萬斤黃金!

    “不夠啊,明顯不夠的感覺!痹浦喧Q道:“這樣不符合怒帝陵墓的逼格啊,哈哈哈哈……”

    他最后笑聲尖銳得很,像是瘋癲了一般。

    燕蹁躚道:“我終于知道了,真正的悲哀是無聲的,是荒謬發笑的。我只能說,云中鶴閣下,節哀吧!”

    云中鶴厲聲道:“不,不,不,他們沒有死。我義父沒有死,贏佉殿下沒有死,我沒有害死他們,絕對沒有!

    燕蹁躚淡淡道:“終于要崩潰,要瘋了嗎?云中鶴大人,先不要瘋,你還有月亮,你還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云中鶴踉蹌躺在地上,顫抖道:“不要和我說井中月,不要說……”

    說罷,他的兩行淚水滑落。

    燕蹁躚道:“云中鶴,我的這個計謀已經成功了。不但占領了裂風城,而且還滅殺了你們十萬大軍,而且還清洗了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讓澹臺滅明等諸侯對我們俯首稱臣,并且獻上了澹臺城。無主之地兩個核心城市,都已經在我們手中了。這個勝利足夠輝煌了吧,作為一個謀士,我已經做到了巔峰了吧!

    云中鶴嘶聲道:“你是魔鬼,你是我見過最瘋狂的魔鬼!

    燕蹁躚道:“按說我應該慶祝勝利,我應該得意,但是我內心卻充滿了悲哀,我甚至在妒忌你,因為……你得到了我永遠也得不到的東西!

    燕蹁躚永遠也得不到的東西?是什么?

    井中月的愛?男女之間的愛?

    燕蹁躚道:“在她的心目中,我永遠只是親人,只是哥哥。當然我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因為我害怕,我惶恐,我……自卑。我只是一個臭水溝的臭蟲,我只是一只蟑螂,我只是一條野狗,我配不上她,我不能褻瀆了她!

    說到這里,燕蹁躚的目光有些痛苦癲狂,他緩緩閉上了眼睛。

    “所以我妒忌你,云中鶴!毖圊滠]望著云中鶴道:“被人妒忌的云中鶴大人,接下來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云中鶴沒有理會。

    燕蹁躚道:“我覺得這個勝利還不夠大,還不夠瘋狂。我要一舉將大贏帝國幾十萬大軍全部葬送,我要直接毀掉大贏帝國的國運,徹底斷絕他們的霸主之夢,我要立下不世之功。但是這缺不得你,你一定要幫忙!”

    接著,燕蹁躚將薄薄的匕首對準了云中鶴的心臟部位,緩緩道:“如果你不答應,我立刻殺了你,絕對不會有半點含糊的,我保證!

    “云中鶴,我開始倒數了,你不同意幫忙,我就殺你了哦!

    “五,四,三,二,一……”

    云中鶴閉上雙眼,心中道:“義父,贏佉殿下,我要與惡魔共舞了。我要真正站在地獄的邊緣了,我要真正在地獄剃刀上游走了。一旦輸了,固然一切全毀。而一旦贏了,我們就將敵人幾十萬大軍徹底殲滅,將周離和燕蹁躚全部送入地獄!”

    “我準備好了,我云中鶴準備好了,我的絕地反擊開始了!義父,贏祛殿下,你們準備好了嗎?接下來我們要屠戮幾十萬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