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中州風云記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輪空之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唉,這個寧陽候也真是的,這不是自己往林子雍的劍刃上撞,讓林子雍可以當眾殺人立威嘛,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看了一眼被下人抬回府的寧陽候的尸體,坐在榮王身旁的徐秋娘將溫好的酒,一口飲進肚中,頗為無奈的嘆了一句。

    榮王微微一笑,有些幸災樂禍的道“這些老家伙總是仗著自己身份尊貴,連本王都是愛答不理的,又何況林子雍這個一品上卿了!

    徐秋娘淺笑道“可是他們忘了,林墨也是巔峰三宗之一的墨宗宗主啊,若林墨想要殺人有幾個人能管得了他,又要幾個人敢管他!

    “是!”榮王幽幽的答了一句。

    自從那日,榮王從徐秋娘知道了修行者的強大之處后,就再也沒敢輕視過林墨和墨宗,心里不安的他更是暗中大力招攬強大的修行者,為自己所用。

    中州大陸修行的宗門數以千計,而墨宗能以短短的三年就成為巔峰三宗之一,榮王相信林墨和墨宗絕對很是恐怖的,因此,怎能再敢輕視。

    另一處,項元靜靜的注視著一切,冷冷的低聲道“這林墨當真是猖狂,仗著自己墨宗宗主的身份就敢當眾,總有有一日,本君要除掉他!

    聽著項元的低聲話語,一旁作婢女打扮,最為知曉巔峰三宗強大之處的寒千月沒有說話,但是心中不由覺得項元的話十分的幼稚。

    而就在大多人都沉浸寧陽老侯爺的被殺的恐懼中時,某人人方才卻嚇著了,但是燕白魚依舊沒有拿林墨當回事。

    沒錯,正是耿炎。

    對于耿炎來說,林墨那墨宗宗的身份雖然厲害,但林墨自己確實一個未修行的廢物,他依舊可以在場上教訓林墨一頓,讓墨宗下不來臺。

    寧陽老侯爺之事作為一個小插曲,很快便過去,比試繼續。

    林墨在場上等了一會兒,司禮小太監也接連喊了幾次,可是林墨的對手,那禮部大夫之子凌塵,卻是遲遲沒有上臺。

    “請凌塵速速上臺,否則你將會被視為棄權!彼径Y小太監再次喊了一聲。

    等了一會兒,那凌塵還是沒有出現,司禮小太監只得喊道“凌塵棄權,林墨獲勝,下一場,賈安對戰莊冠!

    “耶,夫君贏了,夫君你這是太棒了!庇^試臺上的百里傾城一下子興奮得跳了起來,然后將彩旗放到仇云手中,坐回了位置。

    “傾城,喊得有些渴了吧,喝杯水!北话倮飪A城方才的行為逗得開顏大笑的燕白魚強忍住笑意,為百里傾城倒上一杯茶水,遞給了她。

    “剛好有些口渴了,謝謝白魚姐姐!

    百里傾城接過茶水杯飲了一口,然后乖乖巧巧坐在了位置上,絲毫沒有受到寧陽老侯爺之死的影響,心情那叫一個開心啊。

    不戰而勝,林墨自然是開開心心的走回了參賽者專用的觀試臺。

    坐回位置,見耿炎眼色古怪的看著自己,林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哎呀,本卿還真是運氣好啊,沒有對手竟然沒來,不戰而勝之!

    “那可真是要恭喜上卿大人了!”

    耿炎隨意的回了一句,視線便開始尋找起了凌塵,找了一圈確實沒有發現,心中奇怪道難道凌塵那小子真的沒來?這林墨的運氣可當真是好!

    見凌塵竟然沒有,宣遠看向身后的禮部大夫凌海,質問道“凌大夫,你是不是該給本卿一個解釋,你兒子呢?”

    凌海是一名年近五十的中年人,心寬體胖的,但是此刻面對宣遠的質問,凌海卻是滿臉充滿了愁色,還有疑惑。

    “上卿大人,下官是的真的不知啊,犬子午時用過午膳便駕著馬車出門了,下官起初還以為他來了這里,可誰曾想到,這……”

    凌海也不知道該如何向宣遠解釋。

    “那這次便算了吧,本卿還希望凌大夫能好好管教一下你的這個兒子!”本就沒有指望凌塵的宣遠,也沒有過多與凌海計較和責備。

    說完,宣遠也不再理會凌海,轉而看向林墨,見林墨正與耿炎有說有笑的,腦中不由得浮出一個念頭。

    這不會林墨搞的鬼吧?

    就在宣遠懷疑林墨時,一名臉有五指印的凌府隨從,走到凌海近前,行了一禮,恭聲道“大人,公子出了府后,就直接去了幻樂坊,不肯離去,小的為了勸說公子,還被公子給打了!

    “這……”凌海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頓時呆住了。

    宣遠聽到后,立即打消了對林墨的猜疑,冷冷一笑,道“凌大夫,你還真是教了一個好兒子啊,大事當前,竟然還有心流連于秦樓楚館之中,哼——”

    約莫兩刻鐘前,拾花街的幻樂坊,念珠的房中,一身著華衣的翩翩公子正陶醉在念珠那曼妙勾人的香舞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這華衣公子自然是凌塵。

    凌塵身旁的一隨從那是滿面焦急,實在是忍不住了,便低聲道“公子,您還要去參加招親大會呢,快走吧,不然大人會責怪您的!

    被人打斷了興致,凌塵立時一怒,一巴掌重重的扇在那隨從臉上,怒聲道“聒噪,敢打擾本公子欣賞念珠姑娘跳舞,給老子滾出去!

    “公子,您……”

    那隨從還想說些什么,凌塵一腳將他踹倒在地,怒道“本公子說快給本公子滾,你沒有聽見嗎?你去告訴我老爹,本公子不去了!”

    那隨從再度看了一眼凌塵,從地上爬起來,跑了出去。

    見隨從走了,身著性感非常的半透視舞裙的念珠,停止了跳舞,踩著曼妙妖嬈的步子走到凌塵身邊,然后直接坐入了他懷中。

    輕撫這凌塵的側臉,念珠輕輕吐出一口香氣,魅惑無比道“凌塵公子,你不去參見那熱娜公主的招親大會,真的能行嗎?”

    凌塵緊緊的將念珠抱在懷中,手在其身上大肆的揩著油,道“有什么不行的,反正本公子也不是主角,本公子來陪我的念珠寶貝才是正事!”

    “凌塵公子你真壞,您如此愛念珠,那念珠就再為您跳一支舞吧!”說罷,念珠在凌塵臉頰上卿,輕輕一吻,繼續舞了起來。

    凌塵也繼續欣賞了起來。

    凌塵卻不知,此時念珠房外,有三雙美眸正在注視著里面的一切,而其中一雙美眸的主人,正是唐玉奴。

    另外兩雙美眸的主人正是那幻樂坊的頭牌,詩兒與穎兒。

    又看了一會兒,唐玉奴收回目光,道“好了,詩兒穎兒我們走吧,這凌塵公子今天是應該是舍不得離開念珠了!

    走在樓道中,詩兒與穎兒眼神有些飄忽不定,唐玉奴發現了,笑問道“詩兒穎兒怎么了?在想些什么呢?”

    詩兒回過神來,帶著有些不敢相信的語氣,問道“唐姐姐,我與穎兒妹妹,以后真的可以不用再接客人了嗎?”

    穎兒也直直的看著唐玉奴,想要得到答案。

    唐玉奴莞爾一笑,點頭道“那是自然,我唐玉奴向來說話算話,你們兩姐妹只要將你們二人拿手的絕技傳授給我若水妹妹,以后你們就可以不用在接待任何的客人!

    鸞鳳閣前。

    林墨與耿炎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那場面簡直像許久的老友一般,林墨那恭謙的態度,讓耿炎是一陣飄飄然,都快找不著東西南北了。

    又過了約半個時辰,第一輪比試落下了帷幕,還剩下了七十七人,但能參加第二日的文試的只有十人,因此比試仍得繼續。

    很快第二輪的抽簽,在司禮小太監的指示下開始了,由于是人數單數,因此這一輪注定有人會輪空,直接晉級下一輪的比試。

    抽簽的結果也很快就出來了,這一輪耿炎的對手是一個叫古山的人,知道了自己的對手,耿炎問林墨“上卿大人,這一輪,您的對手是?”

    林墨笑嘻嘻的將自己手中的紙條打開給耿炎看了一下,當耿炎那紙條中什么也沒有寫的時候,立刻揉了揉自己眼睛。

    在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后,耿炎訝異萬分的道“上…上卿大人,您是輪空者,直接獲得了晉級一局的資格?”

    林墨訕訕一笑“運氣好,運氣好而已!

    “確實,您這運氣,我真是羨慕!”耿炎面上淡淡的說了一句,心中卻在嘲諷道不過是老天爺可憐你,讓你可以多挺一輪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第二輪很快開始,由于總共只有三十八輪,因此僅用了半個多時辰就決出了勝負。

    耿炎的第二輪的對手古力,只是個劍徒巔峰的修行者,因此耿根是瀟灑的轉身上去,不用一分鐘戰勝了對手,而后又瀟灑轉身的下來了。

    第二輪過后,加上輪空的林墨,還剩下三十九人,因此第三輪,仍有一人會成為輪空者,直接獲得晉級下一輪的資格。

    抽簽結果很快出來了,第三輪耿炎的對手叫做胡山。

    知曉了對手的耿炎又想去看林墨第三輪的對手是誰,心想著這一場你林墨不可能還是獲得直接晉級資格的輪空者吧?

    結果,這一看,耿炎頓時傻了眼,只見林墨手中的紙條還是一張空白,驚愕萬分的道“不會吧,上卿大人又是您的輪空者?”

    林墨摸了摸后腦勺,訕訕笑道“運氣好,真的只是純屬運氣好而已,耿公子不必如此吃驚,本卿相信以您的實力,定然再斬一人!

    “那就借上卿大人您的吉言了!”

    zhongzhoufengyunji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