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男人的江湖

正文 第243章 城下之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秦柯南一看梁惠凱有活話,馬上發誓道“梁老板,梁爺,明天上午九點我帶著合同去,按你說的三七開,我若是撒謊天打五雷轟這你總信了吧”

    梁惠凱說“要不我相信你”秦柯南連忙說“我絕對不說假話!绷夯輨P臉色一變,訓斥道“放屁你什么時候說過真話乖乖的把協議拿出來,只要你明天去,既不追究你的刑事責任,我也不多訛你,咱們還是三七開,這事兒就當沒有發生過

    葉警官像模像樣的寫了筆錄,讓秦柯南簽了字,留下偽造的協議放他們走了。梁惠凱打開協議一看,哪是三七開呀,分明寫著是各占一半股份,而且,如果誰違約賠償對方一百萬元

    梁惠凱恨得牙根兒疼,這秦柯南太歹毒了,差點著了他的道兒說道“太感謝你倆了,若不是你們及時來,我這次真要倒血霉了”葉警官笑笑說道“你不是說自己鴻運當頭,福星高照嗎”

    梁惠凱訕訕一笑說道“你們才是我的福星葉警官,你是我的大恩人了,能不能告訴我你的芳名呢”葉警官嗔道“哪有你這么問的自己打聽!壁w磊哈哈一笑說道“我看你還是太心軟,要是我,這次趁機給他來個二八開!

    梁惠凱說“這不是腦子暈乎,沒想反應過來嘛,哈哈不過,這已經夠可以的了,你不知道,三七開他還能勉強接受,二八開純粹是要人家的命。既然合作,不能把事做的太絕,一旦他無利可圖,恐怕他總會在后邊捅刀子。但是,他敢陰我,合同里要再給他加一條以后的外圍關系由他負責,我不管,這樣一年也能省不少錢呢。謝謝二位了,咱們唱歌去!

    趙磊說道“走吧,他們已經把到房間了。這次讓你大出血,我就心安理得了!绷夯輨P說“那是必須的,什么酒好咱們喝什么,什么歌貴咱們點那個!比~警官咯咯一笑道“你可真幽默,歌曲都是免費的好不”梁惠凱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不是幽默,而是真沒來過,哈哈!

    葉警官像看外星人一般,問道“真的”梁惠凱說“是不是有點土”葉警官說“不是土,是土得掉渣!闭f完,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他們進了包間,里邊已經有一女三男四個年輕人,又唱又跳。葉警官一進去,馬上就成了焦點,男生把話筒讓給她,兩個女同事唱起了相約九八?礃幼铀齻円彩墙洺E浜,唱得像模像樣,男同志則馬屁不斷,喝彩一片。

    見大家熱鬧,沒人顧得上搭理自己,梁惠凱跑到超市買了四條中華香煙、兩盒巧克力,回來給了趙磊,讓他分給各個弟兄們。趙磊責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梁惠凱說“沒別的意思,今天就是高興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你著啥急呀”

    葉警官拿出巧克力,給在場的各分了一塊說道“應該的,咱倆陪著他演了半天的戲,宰他點巧樂力那是便宜他了,以后沒事就去他的礦山,讓他請咱們喝酒!绷夯輨P說“榮幸之至”

    還是禮物管用,剛才大家好像對他這個掏錢的金主不感興趣,愛理不理,現在馬上就有人把話筒塞給他,說道“小梁,你來唱一首,會唱啥我給你點!

    梁惠凱忽地又想起初來當地的那一年除夕的夜晚,自己孤零零的走在黑乎乎的山里,唱的那首讓他撕心裂肺的“凡人歌”了,等他點了以后,唱道“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終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閑。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多少男子漢,一怒為紅顏;多少同林鳥,已成分飛燕。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戀,愛人不見了,向誰去喊冤”

    梁惠凱扯著大粗嗓子在唱,但是感同身受,倒是把這首歌演繹的粗中有細,滄桑深刻。葉警官調侃道“你是不是經常失戀呀”梁惠凱說“像我這樣玉樹臨風的男人怎么會失戀呢”葉警官說“不是失戀,就是自戀”

    和大家熱鬧了兩個小時,各回各家。轉天,梁惠凱叫上牛犇和王建設去了牛家村鐵礦,秦柯楠已經早早的等在哪兒。梁惠凱把合同詳細審了一遍,見沒有大的出入,說道“秦老板,外圍的關系我可是都不知道啊,還需要你來跑!

    秦柯楠澀澀的說道“梁老板,這樣不合適吧那可要不少錢呢。再說,這上邊可是說的明明白白,經營權歸你呀!绷夯輨P問道“你家還開礦嗎”秦柯南說“沒有合適的就不開了,有合適的再說!

    梁惠凱說“那不正好嗎如果開礦,你怎么也要送禮打點,如果不開,這個礦咱們爭取到年底干完,那你也不用送了,中間就一個八月十五,行嗎別猶豫了,我沒有多訛你就不錯了,再說這個礦的法人代表還是你,什么事還需要你出面呢!

    聽梁惠凱說的好像也有道理,何況把柄在他手里攥著呢,秦柯南只好答應了。簽完合同,秦柯南紅著臉說道“昨天的筆錄能還給我嗎”梁慧凱從包里拿出一個檔案袋遞給他說道“合同已經簽了,這個還有什么用啊”秦柯南訕訕一笑說“那咱們就抓緊干吧,我走了,有事打電話!

    秦柯南走后,王建設驚詫的問道“小伙子有幾下子,你怎么就讓他簽下了城下之盟”梁慧凱說“老爺子,這詞用得好像不太合適吧城下之盟是被迫簽訂的屈辱性的盟約,他這可不是被迫的,是主動的。再說也不屈辱啊,二八才叫屈辱呢,對不對啊”三人哈哈大笑。

    梁惠凱又問“咱們之間是不是也寫一份協議”牛犇說道“咱倆敢,他敢嗎”王建設臉一紅說道“簽啥協議不用,咱們這叫君子協定”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