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墨羽笙簫傳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無奈原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楊墨羽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給撇開了,剛才聽自己母親說起金陵舊民,他隨即沉聲問道:“母親,月笙回來了?”

    他這一次前去墨云門,再加上去追巫族眾人,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沒見到呂月笙了。swisen.com她回金陵祭祖,按理來說應該早就返回神威鎮,甚至于前往墨云門見他才對。

    如今整個神威鎮都知道楊墨羽回來了,但是卻依舊沒有見到佳人的影子。心中自然是頗為掛心了。

    林秋雨微微一愣,隨后沉聲說道:“墨羽,月笙好像是修煉上出了什么問題,我曾經帶著她去墨云門找過師傅,但是師傅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差人將她帶到昆侖山去了,說是到那里應該可以解決。”

    楊墨羽心中一凜,怎么又是昆侖山,他沉聲問道:“母親,難道連師祖也沒有辦法嗎?”

    “估計是吧,若是有解決的辦法,也不會讓月笙跟著越長風大師而去,希望昆侖山真的能找到辦法吧。”

    楊墨羽這才平靜下來,他的眉頭微微一皺,心中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一想到郝仁和胡四海千方百計的想要讓他自己前往昆侖山,難道除了自己的問題之外,莫非還與月笙的事情有關?

    不過,既然是與越長風同行,那么在安全上他倒是沒有什么好擔心的。楊墨羽立刻想到了天外客,莫非是基因改造出了什么問題,否則怎么可能連郝仁都解決不了呢。

    看到楊墨羽凝重的表情,林秋雨也是有些緊張的問道:“墨羽,怎么了?莫非你知道月笙的狀況?”

    她的臉色極為凝重,呂月笙在自己兒子心中的可謂不可不重,她也很滿意呂月笙這個兒媳婦。也不希望她出什么事情。

    楊墨羽微微搖頭,道:“沒什么,母親,我在王府住幾天,然后就要趕往昆侖山,到時候自然能夠見到月笙,難免有些高興了。”

    林秋雨雖然心中不信,但是如今兒子也已經長大,身份地位有了新的變化,做父母的也唯有隨他的心意,所以不再多問。

    母子二人商談了一個時辰,楊墨羽對于神威鎮的事情已經大致清楚了。www.kmwx.net那外城墻上兇神惡煞的守城士兵,雖然讓神威鎮的名聲難聽了些,但卻是很好的控制了人口的遷移增長,神威鎮需要慢慢的發展,逐漸的變得更加強大起來。既然一切都在母親他們的掌握之中,楊墨羽也就放下心來。

    夜深之后,楊墨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以前,每當他回到這里的時候,呂月笙都會早早的在門口等候,但如今除了服侍的侍女之外,就他孤寂一人,心中的思念之感也越發的強烈。

    他有心想要去詢問胡四海和玄武,但沉思了半晌,還是將這個念頭給打消了。既然他們遲早都要去到昆侖山,那么見面之期已然不遠,何必急于一時呢。

    一個人靜靜的看著窗外,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在祖師祠堂后殿藏書室中的那些心得體會。閱讀了那些歷代前輩的感悟心得,楊墨羽已經漸漸的確定了自己所要修煉的方向。

    按照那些先輩高人所說,第一顆有形精元凝聚之后,那么在凝聚第二顆、第三顆的時候,難度就會成倍的增加。

    墨云門歷代以來,還松境強者幾乎從未斷絕,但是凝聚精元舍利級別的強者,包括三位開山祖師在內,滿打滿算也僅僅只有六位。由此可見,想要凝聚出精元舍利的難度究竟是有多么巨大了。

    不過,好在歷代先輩也總結出了一些有用的經驗。若是已經凝聚出了五行屬性中的某種有形精元,那么本人又剛好具有與其相生的屬性,那么凝聚下一顆有形精元的難度就要大幅降低。

    如今楊墨羽已經凝聚出了水火兩顆有形精元,剛好又在五行之中。火能生土,水能生木,那么楊墨羽要嘗試凝聚的下一顆五行精元,無疑就只能在木系和土系之中選擇了。而他所掌握的火系精元力量最為強大,所以凝聚土系精元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了。

    此時,他在房間之中,慢慢的翻開了面前的一本書籍。皇天后土功,這種功法是在他進階先天后,楊林傳授給他的,因為楊林修煉的只是功法的前半部分,后來到墨云門之后,郝仁就將自己的完整手抄本送給了他。不過,一直以來楊墨羽都喜歡使用火系功法和金系功法,所以并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但是如今已經決定了凝元的方向,那就得將這門先天土系功法好好的研究研究,之所以選擇土系精元的原因,主要是對鱗甲豹和天外客他們的遁地能力羨慕不已。而且按照他的凝聚精元的特性,他猜測,一旦他凝聚出土系精元,肯定能夠依靠精元調用土系天地之力,從而可以遁地而行。

    其實在墨云門之中,也有著許多其他的土系先天功法,但是皇天后土功的防御力在這些功法中卻是數一數二的,再加上他本就已經融會貫通,所以才沒有另外挑選。

    皇天后土功有四大境界,鐵石境,金剛境,天罡境,和更厲害的厚土境,練到極致之后是可以將對手的力量轉到大地之上。這讓他回想起第一次與郝仁交戰之時,他凝聚的五行合一,竟然沒有對郝仁造成一點傷害,這不僅僅是郝仁功力深厚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他將承受的五行之力通過皇天后土功轉移到了大地之上。

    目光在功法秘籍上慢慢的瀏覽著,楊墨羽一字一句的閱讀著上面的內容。慢慢的,楊墨羽的眉頭皺了起來。

    如今的他已經凝練了兩顆有形精元,再加上祖師密室的系統學習之后,雖然實力上沒有多大的提升,但是在武道見識上,早已經非比尋常了。

    在詳細的參悟了這本功法的修煉方法之后,楊墨羽隱隱覺得,這部功法似乎與他之前修煉的天火心經和乙木心法有著相通之處。

    而且,楊墨羽將所修煉的三部功法做了一個比較。他甚至能夠感覺到,這幾種功法或許是出自同一個源頭。

    他曾經記得郝仁曾經說過,他修煉的這些功法都是從東方天龍帝國的某一個名為天地門的古老門派中衍生出來的。

    光是衍生功法就如此了得,可以想象這個門派到底有多么強大,可惜聽說此門派早就消失在世間,所以這些功法才會被流傳出來。若是如此,那這個門派中肯定有關于這些五行功法的記載,而且很大可能是同出一脈。

    凡是同宗同源的功法,在循環施展之時,所發揮出來的威能,絕對要遠遠的超過一般的先天功法。

    對于他這種修煉了五行功法的人來說,完全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若是能得到天地門獨特的功法總綱,那

    微微搖了搖頭,楊墨羽將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給拋開了,天地門都消失數千年了,到哪里去找這部虛無縹緲的五行功法總綱?

    長長出了一口氣,重新將精力集中到了眼前的秘籍之上。良久之后,楊墨羽終于有所領悟,這部功法的前半部分無疑是最簡單的,這門專注于防御性的功法,只要有一定的土系天賦,哪怕是后天高手也可以勉強的修煉出來。

    當然,也僅僅是修煉出來而已,至于能夠發揮出多大的威能,那就不得而知了。正如后天高手與先天高手一樣,同樣都是高手,但若是拿這些高手去和圣者相比,那就簡直是在開玩笑了。

    同樣的功法在不同人的手中,施展出來的效果也是完全不同的。除了前半部分的鐵石境和金剛境,還有后半部的天罡境和厚土境界。

    這后半部的兩大境界就要顯得深奧了許多,哪怕是楊墨羽在一時之間也無法完全參透。口中默默的念起了這后半部功法的口訣,楊墨羽微閉雙眼,他抬起了雙手,在虛空中慢慢的沿著順時位方向舞動。

    他的動作非常的慢,并沒有像展露其他武學一般的瀟灑飄逸,而是厚重凝實,給人一種仿佛崇山峻嶺永遠不會倒塌的感覺。

    慢慢的,他的腦海中出現了一片奇異的場景。他似乎處于大山之中,滿眼望去,全是一片連著一片的巍峨高峰,這些高峰一座連著一座,形成了一副壯麗偉大奇觀。他仿佛變成了一個高大的巨人,在他的雙手舞動之間,塑造出了更多更高的山峰。

    腦海中的景色不停的變幻著,在這一刻,他聯想到了墨云山脈之中的那些群山巨石。那每一座山峰都有著他們獨特的造型,有的像是利劍,有的像擎天之柱,有的像老人*肅穆,形態各異。

    一時間,山脈中無數的奇異之景在楊墨羽的腦海中盤旋不止。而他本人就像置身于這種玄妙的意境之中,他的身體隨著意念移動著,不管腦海中閃過什么樣的情景,他都能通過身體動作,將這些情景的意味表達出來。

    他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淡然的笑容,那是一種高高在上,掌控了一切的自信之笑。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