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秦時之我要做軍閥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如何求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郭大人。”

    娼后宣布退朝后,一眾大臣以此退出趙王宮大殿,一名內侍攔住郭開,恭敬道“太后請您入內閣相談。”

    郭開點頭道“前方帶路。”

    “郭大人,這邊請”

    郭開輕恩一聲,正要跟著內侍入內宮,卻瞥見春平君那邊也被一名內侍攔了下來。

    郭開見此皺了皺眉頭。

    春平君已經有段時間不理朝政了,李牧離開邯鄲后,整個趙國可以說是由娼后、趙王、郭開三人說了算。

    如今娼后邀請春平君,想來姜珝今日呈上的軍報事關重大。

    再聯想到趙王遷在朝堂上勃然大怒,郭開心中已然有數,看來姜珝并沒有如眾人所料的那般交出兵權,而是選擇了最為激烈的反抗。

    后宮的一間偏殿,娼后、趙王遷、春平君、郭開四人齊聚一堂。

    比起數年前,娼后倒是更加的雍容華貴了,春平君卻是蒼老了許多。

    別看春平君整日留戀風月,他那是不得已而為之,若是還能看到一絲絲希望,春平君也不至于如此。

    旁人只看到趙國外有強秦大軍壓境,內有旱災民不聊生,但春平君是了解姜珝的,他以前甚至和姜珝展開過深入的合作。

    知道韓國被滅,白亦非戰死,燕丹入秦,春平君也忽然回過味來。

    姜珝才是趙國最大的內患啊

    世人都被姜珝給騙了,然而春平君卻已經無力回天。

    他的府邸被姜珝麾下的高手日夜監視,甚至出行都有人跟隨。

    春平君雖然位高權重,但他的權利僅僅只是政權,包括他掌控城防軍,也是為了提高自己在朝堂上的話語權。7k7k001.com

    春平君雖然也有一些武功高強的門客,但那些門客哪里是姜珝麾下高手的對手

    正是因為看不到希望,春平君才會如此頹廢。

    而今日朝堂上所發生的一切,更是證實了春平君的猜想。

    想到這里,春平君也是搖頭自嘲一聲。姜珝坐大到今日這般地步,除了娼后之前太過寵信姜珝之外,他春平君又何嘗不是幫了姜珝的大忙

    娼后將姜珝的軍報扔給郭開,冷聲道“你們看看吧”

    郭開快速掃過一眼,臉色瞬間大變,怒斥道“姜侯某非當真要造反不成”

    說話同時,郭開將軍報遞給春平君,春平君卻是要淡然許多,緩緩道“太后莫要驚慌,姜侯此舉,也只是為了自保而已。”

    郭開怒視春平君,陰陽怪氣的說道“自保為求自保就可以擅自更改王命了嗎”

    春平君聞言嗤笑不已,姜珝若奉王命入邯鄲,就算娼后大度放過姜珝,姜珝從此也是無權無勢,生命任人宰割。

    既然如此,何不更改王命反抗一下

    娼后也沒搭理郭開,這么些年過去了,娼后對于朝中重臣也不是沒有了解。

    郭開有能力,也有眼光,但卻是小人心性,哪怕到了此刻,他也只會打壓抹黑姜珝。

    但是春平君不同,相比于郭開,春平君勝在心胸較為寬廣,他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事,什么時候不該做什么事。

    娼后淡淡問道“此事當如何處理”

    春平君沉吟片刻,抱拳躬身說道“若太后不想逼反姜珝,那便承認姜珝此舉乃是奉命行事。”

    娼后冷聲道“莫非本宮還要受他一個軍侯的要挾嗎”

    春平君淡然道“若是平日里自然不用,但眼下趙國內有外患,我們實在沒有力量去處理姜珝的事情了。若是逼反姜珝,姜珝揮軍南下攻打邯鄲,邯鄲可有擋住姜珝之力”

    娼后聞言暴怒道“他敢”

    春平君輕嘆道“姜侯為求自保,他有何不敢”

    “太后逼迫姜珝交出兵權,這本就是將他逼至絕路,他若稍退半步,將會是何等下場,太后心中應該有數。”

    “正因如此,姜珝才會選擇反抗。”

    “若是太后此刻還不給姜珝生路,他就只能拼殺出一條生路了”

    娼后臉色難看,但卻是沒在多說什么。

    娼后畢竟是舞姬出身,從低位爬到高位。哪怕多年身居高位,讓娼后養成了說一不二的性格,但若等她冷靜下來,有些事還是可以想通的。

    站在王室的角度來說,姜珝的所有權利都是王室賜予,王室若要收回,姜珝只能乖乖聽命。

    但若站在姜珝的角度而言,姜珝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姜珝自己從戰場上拼殺出來的,憑什么王室一句話就能收回一切

    以前娼后還是舞姬時,也常在心中抱怨世道不公,幻想著自己若有實力,就要自己身上的一切不公。

    而姜珝此時的行為,若要用娼后以前的心境,那一切就都能解釋的通了。

    誠如春平君所言,若是再不給姜珝一條活路,姜珝自然會拼上一切殺出一條活路。

    趙遷嚇的瑟瑟發抖,根本不敢說一句話。

    郭開面帶冷笑,他此刻早已不把自己當成趙臣了,只等秦國大軍攻入邯鄲,他就可以成為秦國的臣子。

    至于春平君

    春平君算是站在趙國的角度去分析這些事的,姜珝畢竟沒有公開謀反,姜珝與王室之間,還有最后一塊遮羞布。

    趙國若能擋住秦國,自然可以回過頭來慢慢收拾姜珝。

    若是擋不住秦國,現在得罪姜珝,只能加速趙國的滅亡罷了。

    更有甚者,春平君甚至還幻想著,若是趙國當真滅于秦國,而姜珝卻仍然占據代縣,手握重兵。

    那么姜珝也未嘗不能保住王室一絲血脈。

    春平君和姜珝合作過,也對姜珝做過很多分析。

    尤其是眼下到了如此關鍵時刻,有些事情哪怕姜珝未曾表露過,春平君也沒有證據,但春平君依然還是猜到了一些事情。

    通過姜珝往日的行為,以及如今的局勢,兩相對比,姜珝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姜珝反抗王命是為了求存,這也就是說,姜珝從未對趙國忠心過。

    這一點春平君其實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既然姜珝是為了求存,那么姜珝要如何求存

    抱著趙國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嗎

    當然不是。

    春平君拱手道“太后,此時我趙國不宜多生事端,還是先擊退秦國,而后在處置姜珝之事吧”

    “至于這封謝恩的折子,既然姜珝還給我王室留些顏面,那太后還是手下為好。”

    “說不定日后我們還有用到姜珝的時候呢”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