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靈天幻夢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聯盟之影(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什么?陸宇琪要搬過來住了?”安小語有些詫異,之前陸宇琪跟自己說過,她和魏卿玄的婚禮就在五六月份,沒想到現在剛剛三月底,她就要搬過來住了。www.kmwx.net

    魏卿玄解釋說“這也是我父母的意思,他們說,既然要做魏家的媳婦,雖然不一定要舉止端莊上得了臺面,但是結婚的時候請的客人太多,樣子還是要做的,讓她先過來接受一段教育。”

    安小語就想到了自己在安家的入譜大典之前接受過的那段“教育”,實在是讓人不堪回首,于是開心地說道“那陸宇琪可是有罪受了,今天早上就過來嗎?我都不知道!顯卡看熱鬧再說!”

    聽到安小語這么說,魏卿玄松了一口氣,隱藏在陰影當中跟著的點墨也松了一口氣。

    魏卿玄是因為自己的父親想要見安小語,所以一直都想要把安小語留住,現在趁著陸宇琪來到魏家的機會,正好讓兩個人見一面,省得他整天被念叨來念叨去的。

    而點墨則是體會到了安小語的用意。魏家少族長的未婚妻正式住進魏家,這對魏家來說是大喜的事情,到時候如果安小語再提出讓自己被魏方圓打一頓,魏方圓也不一定好出手太重。

    他們三個人走向了門口,魏卿玄還在說“她最近還在跟我抱怨說,你都不回家,她想告訴你都找不到人,她說想給你打電話告訴一下,我說你很忙,讓她就直接過來,到時候我跟你說。”

    “那你怎么不說?”安小語笑了。

    “本來想今天跟你說的,然后順便把陸宇琪的鑰匙給你,然后你這不是就過來了?”魏卿玄笑著說,然后看向了另一邊“我爸來了。”

    魏卿玄的父親魏方興,第一魏家現任的家主,嫡長子繼承制當中的另類,作為上一代魏家五子,居然坐上了家主的位置,連前三都不到,他到底是如何干過了上面的三位兄長,依然是帝都的未解之謎。

    魏方興也是有修為在身,并不像魏方寸那樣平凡蒼老,看起來和魏方圓一點都不像,但是眉眼當中所透露出來的豪氣卻是如出一轍,讓安小語的眼前一亮,知道面前這是一個標準的軍官了。

    魏家的家主雖然不一定是實權的軍官,但是總歸還是服役過的。就像魏卿玄在畢業之后也會去軍隊里面歷練很多年,然后才有資格當上魏家的家主。魏方興看到安小語的時候,哈哈大笑,聲震云霄。

    這一個軍人典型的大嗓門把安小語雷得外焦里嫩,看來這個魏方興是個粗中有細的任務,外表看起來根本和家主的身份根本不搭,不像魏卿玄一樣是儒將風格,反而是個大老粗一樣。

    魏卿玄掩面而走,去外面迎接陸宇琪了,羞與乃父為伍。

    安小語跟魏方興見了面,魏方興說道“你跟我兒子是同學,我就不跟你交少宗或者上尉了。丫頭,你來了魏家總共五次,一次都沒有見過我的面,是不是有點太不禮貌了?”

    安小語笑著說道“有事求人非請自來,肯定要背地里做,見了叔叔的面就不好說了。”

    “有什么不好說的?說吧!你這次來是什么事?在魏家有事不找我找誰?還在乎什么背地里不背地里的?”魏方興不滿的說道。

    于是安小語只好將這次的目的說了出來“這次我是代表灰繩的中間人來的,來和魏家說和一下,上次魏教授的事情……”

    “不可能!我與灰繩不共戴天!”還沒等安小語說完,也沒等魏方興表態,魏方圓直接開口說道。

    魏方興不樂意了“二哥你又這樣!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做人不要裝逼,好好活著,留幾分余地,説話不要說得太滿,你到現在為止吃了多少的虧你自己心里沒點b數的嗎?”

    安小語饒有興趣地看著魏方圓被自己的五弟教訓得老老實實,滿臉的憤怒瞬間就憋回了肚子,嘴唇蠕動了半天,說道“行,你說吧,灰繩到底開出了什么價碼?但是你也知道,我不可能被什么利益收買。”

    “灰繩倒沒有許給你什么利益,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種人,所以我就把點墨給帶過來了,讓你打一頓出氣。”

    “可以殺了嗎?”魏方圓兩眼放光。

    安小語笑而不語,魏方圓瞬間就沒意思了,擺手說道“你最好別讓他出來,出來我就把他釘殺在地上!”

    “二哥!”

    “沒得商量!”

    “什么事情沒得商量?二伯你又在撒潑!”魏卿玄的聲音帶著洋溢的喜悅從門外傳來,安小語抬起頭來,就看到魏卿玄,還有他身后跟著的那個女人。

    安小語幾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這個滿臉嬌羞,小鳥依人,一副大家閨秀模樣的女人,真的是自己那個邋里邋遢不著調的舍友陸宇琪嗎?見了鬼了一樣。

    閉上眼睛安小語都仿佛還看到陸宇琪抱著酒瓶子躺在女生公寓自家門口的樣子,好像就在昨天一樣。結果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讓安小語實在是有點懷疑世界是不是顛倒了。

    陸宇琪看到安小語在場,笑容洋溢的臉蛋顯然也是僵硬了一下,然后給安小語使了一個眼色,跟在魏卿玄的身后走到了他們跟前,小聲小氣地叫了一聲“兩位伯父好”,如同一只圣女婊。

    安小語翻了個白眼,沒有戳穿她拙劣的演技,但是魏方圓還在因為剛剛安小語說過的事情而生氣,一張臉黑得像鍋底一樣,看得陸宇琪心里忐忑不安,還以為魏方圓對他們的婚事頗有微詞。

    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魏方圓,又看了一眼魏方興,陸宇琪泫然欲泣,安小語心態都要崩了。

    魏方興做家主這么多年,眼睛還是雪亮的,看到了陸宇琪的樣子,趕緊推了一下魏方圓“二哥!”

    魏方圓的臉色這才好看了許多,魏方興解釋說道“你二伯今天遇到點事,不太順心,你們先進去,我隨后就到。”

    魏卿玄點點頭,也看出來了安小語似乎并沒有帶什么好消息過來,于是趕緊領著陸宇琪去了他們家,頭都沒有回。

    陸宇琪小聲地問道“什么事兒啊?嚇死我了!!”

    魏卿玄明哲保身“別問,問了就要沾上麻煩!”

    “哦哦!”

    一對狗男女跑得比兔子還快。

    等到魏卿玄和陸宇琪離開,魏方興這才看著魏方圓說道“二哥,三哥勾結起源,里通外敵,甚至還支持人體試驗,按照帝國律法也是死有余辜,假于人手也不過是利益爭斗,你怎么就看不穿呢?”

    魏方圓冷著一張臉“我不管帝國律法是怎么樣,我只知道我三弟被殺了,我要是不給他報仇,我的心里過不去。”

    魏方興痛心疾首“二哥!你又在說什么胡話!帝國律法的事情能隨便說嗎?現在人家已經給你誠意了,大家借坡下驢,兩邊都好過,難道你還想要魏家和灰繩開戰嗎?而且……”

    而且這次來到魏家的中間人是安小語,是魏家在機甲崛起時代到修行大世這一過度當中,將來主要利益的紐帶,難道就為了一個本來就應該受到懲罰,只不過是懲罰不太正規的家族成員,就放棄了整個家族的未來?

    魏方興沒有將這些話說出來,但是魏方圓聽懂了。他雖然是個隨性而為的人,但是涉及到家族利益,魏方圓依然還是魏家的老二,魏家的宗師高手,需要考慮到家族的那些人。

    他愛魏方寸,因為他是他的三弟,當然他也愛家族當中其他的那些小輩。

    魏方圓的眉頭皺了起來,魏方興和安小語都在旁邊看著魏方圓的表現。安小語的表情更加輕松,畢竟就算是魏方圓不接受這個交易,自己還可以選擇其他的交易方式,畢竟魏方圓不能代表整個魏家。

    如果魏方圓不答應,非要殺掉點墨,那安小語大可以讓點墨不要出來,直接讓灰繩提出一些利益給魏方興,然后讓魏方興限制魏方圓的行為,不要讓他明目張膽地找灰繩的麻煩。

    但是顯然,魏方圓自己也想得通這個道理,想了半晌之后,魏方圓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也不要他讓我打一頓了,我只有一個要求,灰繩洗白之后,不管做大做小,不管成功失敗,都要欠魏家的一個人情。”

    安小語愣了一下,果斷地答應了下來“當然可以。”

    魏方興倒是有些奇怪,覺得安小語居然能給灰繩坐下這樣的決定?還是說安小語和灰繩之間的關系并非像他們想的那樣,更多的是和車梓暢的友誼和合作關系?

    安小語看出了魏方興的疑惑,說道“車梓暢是個聰明人,你們魏家所有人都綁在一起都不一定能夠算計的了這個家伙,比起讓點墨受重傷,他更喜歡這種能夠被自己掌控條件,當然,作為約定,他至少不會在人情上下手,讓你們宿舍你還任何的利益,只不過是在幫助你們的條件下,盡量地保證自己而已。”

    魏方興點點頭,算是明白了。

    魏方圓甩手離開,點墨在黑暗當中抹了一把汗,知道自己算是躲過了這一劫,但是對于安小語私自給灰繩應下這一個人情的事情,依然還是保留意見。

    事情圓滿解決,安小語開始跟魏方興說起有關魏家和灰繩,還有自己將來能夠合作的項目。對于安小語組建自己的勢力以及掌控東南城區的事情,魏方興自然是雙手贊同。

    但是眼光獨到的老家伙一下就看出了安小語目前的問題,問道“你現在的人手里面,似乎沒有適合混黑的人?”

    安小語苦笑著搖頭,說道“確實如此,所以我只能找一個差不多的人先頂上,但是我有一個想法,只不過現在還算不得能夠實現的計劃。”

    魏方興沒有多問,只是笑著說“你心里有底就行,總之魏家是支持的。”

    兩個人進了客廳,就看到魏卿玄正在從樓上下來,安小語問道“安排好了?”

    魏卿玄點點頭“安排好了,就在我的房間旁邊,明天開始就進行培訓。”

    “唔……”安小語想了想,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只是說道“到時候你們結婚了,記得給我發請柬。”

    魏卿玄笑了,把一張門卡放進了安小語的手里,這是逸藍別墅區他們家里的備用鑰匙,陸宇琪平時出門老是忘記帶終端,所以安小語就給她配了個實體鑰匙掛在脖子上。

    帶著鑰匙離開了魏家,安小語沒有告訴魏卿玄讓他給陸宇琪的畢業設計多上上心,估計陸宇琪自己也該忘了,到時候自己就可以看到陸宇琪焦頭爛額地學習著貴族禮儀,準備著自己的婚禮,然后頭疼自己的畢業設計。

    痛并快樂著,多好啊?

    安小語邁出了魏家的大門,在魏家門口清冷的街道上走著,小聲說道“你應該都聽到了吧?我就不親自去跟老車說了,你回去告訴他就行了,有問題就給我打電話。”

    感覺著點墨還沒有離開,安小語突然就笑了兩下“你不要有意見,有一說一,現在這一個人情已經很不錯了,你覺得如果沒有我的話,魏家到底會開什么口?如果魏方圓真的堅持要殺掉你,就算老車不會同意,你自己會不會同意?”

    點墨跟在安小語的身后,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安小語見他的行動有些遲緩,于是說道“你先回去吧,不是不讓你跟著,第一雷家不像魏家,高手如云危機遍地,你上次潛入進去之后,他們應該有了專門防備你的陣法,被發現了得不償失,顯得沒有誠意。”

    聽到安小語這么說點墨這才遲疑了一下,消失在了安小語的影子里面。

    安小語聳了聳肩,繼續朝前走,朝著第一雷家的方向走過去。自從上次將雷書交還給雷家之后,安小語就沒有再去過了。大概因為自己和雷家尚且還沒有那么深厚的關系,只是和雷子管山桐的關系。

    上一次交換雷書,也是將雷書送給了管山桐,隨后就沒有了動作。

    但是現在安小語已經認識到自己想法當中的漏洞,開始思考到了勢力雙方的利益交互上面,這一次代表灰繩,也算是代表自己即將崛起的勢力框架,和雷家做上一番交易。

    她在思考著,借助這次幫助灰繩和雷家牽線,自己到底能夠得到什么樣的收獲?安小語想到。

    大概就是將自己的地位擺在了一個非個人的位置上,這是首要的。隨后便是作為一個地下勢力的繼承者,將自己的未來價值擺在雷家長老會的面前。最后,就是和管山桐之間,能夠共同創建一個未來聯盟的暗示

    上一次出現了那么大的紕漏,雷帝將第一雷家所有的蛀蟲都驅散干凈,顯然就是在為自己的卸任和管山桐的繼任做準備,雷子繼承雷帝之位,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而安小語如今關系比較不錯的幾個勢力當中,能夠團結起來那些,包括雷家、安家、魏家、王家、姜家、靳家,還有其他的勢力,如同外省的家族,灰繩,以及分散在外面對安小語有所意向的軍官。

    顯然第一雷家和安小語本身,一個作為舊時代修行世家的最高地位,一個作為新的修行大世開啟之后萬眾矚目的新秀,毫無疑問的就會成為新千年所有帝國利益的核心。

    而安小語的勢力將來要組成的聯盟,也必須要由雷家開始,才能夠正式的成為一個穩固的聯盟,將其他所有松散的勢力全都緊緊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

    就在安小語想著的時候,感念里突然就沖擊進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咦?”安小語驚訝,她怎么在這兒?

    還沒等安小語反應過來,一個頭上戴著絨線帽,臉上一張大口罩的風衣女就從街道的拐角沖了出來,看到安小語之后大喜過望,趕緊抓住了安小語的胳膊說道“快點快點!你不是有能讓人消失的本事嗎?”

    安小語嘴角抽了抽,指著她的手說道“這本事碰到其他的人就失效了。”

    管心蘭尷尬了一下,還沒等多說什么,身后就傳來了一陣嘈雜聲,腳步混亂不堪,一個人喊道“快看!真的是管心蘭!”

    安小語頓時頭大如斗,拽起管心蘭就跑,結果還沒等跑起來,對面又跑出來了一群人。安小語只好抱起了管心蘭,直接沖進了一條小巷子,然后直接跳起來飛過了一條街,才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落下來。

    管心蘭松了一口氣,安小語問道“你一個大明星,為什么滿大街的瞎跑?”

    “誒嘿嘿?”管心蘭想要糊弄過去。

    “但是追你的人好像有點不對勁。”安小語帶著管心蘭走到了大街上,四下看著說道。

    管心蘭疑惑“什么不對勁?”

    話音剛落,管心蘭就聽到另一邊有人喊道“快!管心蘭在這兒!”

    安小語攤開手“看吧,我就說不對勁兒,他們是怎么追過來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大的轟鳴傳來,一張鐵質椅子直接穿過了街道,朝著管心蘭沖了過來。

    安小語抬手就是一刀,金屬椅子裂成兩半,破口光滑如鏡,火紅色的能量瞬間從椅子后面沖了過來。

    “我就說不對勁!”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