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道罰惡令

正文 第九百十五章 殺不死的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朦朧的白煙升起,渺渺升騰,蒸著青璇紅撲撲的臉頰。m4xs.com露出水面的香肩,如白玉雕琢一般圓潤性感。抬出手,細細的水流沿著手臂歡快的流淌下來。動人的水聲,仿佛敲動的音符。

    青璇瞇著眼睛,臉上露出了舒服的貓咪的表情。突然,門外出現了響動聲。

    “誰”坐在浴桶中的青璇突然沉下水中,緊張的看著門口。

    “青璇姐,是我,小南”小南推開門,而后關上,“我來給你再送點熱水”

    “謝謝”青璇有些不自然的回到。

    “青璇姐姐,我給你擦背吧”說著,小南拿起浴巾,很熟練的幫青璇擦了起來。

    “玄天府別的都好,就是女衛太少。而就算有女衛,都是當寶貝疙瘩哄著,哪會把嫌疑人當人照顧著。青璇姐姐被關了一個月,挺遭罪了”小南溫柔的替青璇仔細的擦著被,聲音幽幽的說道。

    聽著這話,青璇的眼眶紅了,仿佛又回想起那一個月暗無天日的日子。

    “青璇姐姐,你真美”小南羨慕的看著青璇的后背,這話卻是真心實意。

    要說容貌,小南自問也不比誰差,身材的話也是凹凸有致,曲線玲瓏。但就是沒有青璇那種嫵媚,飽滿的吸引力。哪怕僅僅看著后頸,小南都不禁沉淪。

    “沒什么啊,都是半老徐娘了”

    “姐姐又騙人,你看來頂多二十歲。”

    “你啊倒是嘴甜。我二十歲的時候認識陸公子,而現在,已經十六年了”

    小南頓時露出詫異,這一點,她還真的沒看出來。

    “你和笙哥哥怎么認識的也是英雄救美么”小南雙眼放光的問道。

    “他經常英雄救美么”

    “沒有,我就是好奇”小南略顯調皮的聲音響起,“我瞎猜的。”

    “我當年是個復仇人,陸公子是江北道巡查使,我家當年的不白之冤,是陸公子幫我洗刷的。”

    “然后青璇姐姐就對笙哥哥情根深種無法自拔”小南的話,讓青璇的心猛的一顫。

    “哪哪有”

    “你的戲班叫旋笙,你最喜愛的東西是那根寸步不離的竹笛,你還把笛子取個名字叫玉竹。青璇姐姐,我是干哈的我是玄天衛啊,要這點還猜不出來我還能干這行么”

    青璇的神情哀落了下來,緩緩地捧起水,讓水花滴滴答答的落下,“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姐姐為什么沒有和笙哥哥在一起”小南眼中露出狐貍一般的笑容。m4xs.com

    “雖然當年陸公子沒有成親,可已經與歩仙子定情。而后通南府一別,再相見,卻是十年之后。小南,你不懂,原本我以為有勇氣追求幸福。可當看到歩仙子的時候,我連踏出一步的勇氣都沒有。只能看著他們漸行漸遠”

    “哎,誰說不是呢”小南鬼使神差的嘆了一聲。

    吱吱

    一聲尖銳的吱吱聲響起,浴桶中的青璇臉色瞬間白了,嚇得一哆嗦,“老老鼠有老鼠”

    “青璇姐別怕,不是老鼠,不是老鼠”小南連忙安慰道,“還不給我進來”

    房間的窗戶微微打開,一直白色的狐貍臉出現在窗戶口。看到小南,白狐露出一張人性化的笑臉。嗖的一下鉆進房間之中。

    “吱吱”

    “你怎么跑來的”小南彎下腰,抱起小白舉在頭上,“一去一千七百里路呢,你不怕半路遇到豺狼虎豹把你給吃了”

    身后傳來嘩嘩水聲,而后細細的穿衣聲響起。過了許久,換上一身干凈衣服的青璇踩著細碎的步伐來到小南身后。

    “這是白狐么真漂亮,身上的毛發這么蓬松”

    “嗯,它是小白,可通靈性了。”

    “吱吱”

    突然,被小南放下的小白對著小南激動的叫道,快頻率的叫喚,仿佛在說什么話語,不斷眨眼的眼睛,看似很著急。

    “怎么了小白”小南蹲下問道。

    小白連忙扯著小南的腰帶,從里面掏出一個錢囊。

    “這個”小白解下錢袋,從里面掏出一粒紐扣。這粒就是玄天府證物的紐扣,小南取出來原本要青璇辨認的。

    “這粒紐扣怎么了”

    “吱吱吱”

    小白張牙舞爪的樣子很是滑稽可愛,但小白的表情卻很是緊張。

    “要我扔了”

    小白連連點頭。

    “這可不行,那是重要證物,對了,你跟著大黃學了這么久,有沒有學到追蹤啊幫我把這個紐扣的主人找到行不”

    小南突然想起,自己家的這只小狐貍有的是奇異本事。雖然因為噬魂一族被正法,失去了噬魂的能力。但它的智商似乎又再一次的進化。現在的小白,智商直追陸笙家那只已經步入中老年的大黃狗。

    小白微微側著腦袋,身后的尾巴,如跳動的火焰一般舞動了起來。

    “一根小魚干。”

    尾巴依舊舞動著,鼻子邊上的幾根長須微微顫動。

    “三根小魚干,一只三黃雞”小南笑容收起,冷冷的喝道。

    鼻子上的胡須更加快速的跳動起來,身后的尾巴仿佛旗桿上的旗幟一般舞動。

    “別得寸進尺,你要不答應,我就把你和凱撒,牛牛,拉斯關一起。他們三個對鞋子是什么態度你是知道的,就怕你這小身板能不能撐住了。”

    “吱吱吱”

    看到小白答應了,小南臉上露出了笑容,“青璇姐,我出去抓賊,你先睡吧,放心,這里是玄天府不會有壞人的。嗯要是不放心的話在門口和窗戶口放椅子。”

    “哦,好,你小心“

    青璇剛剛話音落地,小南的身形已經消失不見。

    瀘州城外,西南二十里處。一間小廟藏在山坡林深之中。這座小廟原本有三個和尚,但后來這三個和尚陸續的離開,剩下這座空廟已經大半年每人居住了。

    小廟的正殿之中,一座三尺高佛像面前,卻有一個妙齡女子在佛祖的注視下寬衣解帶沐浴。

    女子的表情慵懶,動作柔美,但那雙懾人心魄的眼眸,卻時不時的發出令人心寒的凌厲。

    “咯咯咯”突然,沐浴的女子發出了笑聲,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快樂的事情發出了銅鈴一般的笑。但突然間,笑聲急轉,聲音沙啞而低沉。

    原本如清鈴一般的笑聲變得如冤屈女鬼的哭訴。原本香艷的畫面,瞬間化作深幽的恐怖。

    突然,一只手出現在女子的身后,溫柔的替女子擦拭身體。就像是之前小南替青璇擦拭一樣。

    而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卻是應該死去的小蘭。

    “吱吱吱”一聲清脆的叫聲響起,洗澡的女子與小蘭齊齊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一只漂亮的白色狐貍出現在小廟的門口。小白發出了警告的叫聲,后背蓬松的毛根根炸起。

    一轉頭,小白嗖的一聲竄出回到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好漂亮的白狐貍,可以用來做一件披肩呢”

    “主人,我替你把它抓來”

    “這得問過它的主人答不答應了”女子慵懶的笑道,抬起頭看向屋頂。

    月光從屋頂的破洞之中灑落,一道影子,從破洞口被月光打落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小蘭的臉色猛然一變,小蘭身形一閃,如一根沖天炮仗一般沖上天空向破洞撞去。

    轟

    一聲巨響,屋頂炸開。小南輕如柳絮的身形倒飛而去,踩著虛空,緩緩的落在地上。

    月光下,小南掏出懷中的紙,正是小蘭的畫像。對面的小蘭,弓著背,以一種極為古怪的姿態緩緩的走來。眼眸中,一片蔚藍。

    “果然是你這么說,殺死劉家滿門的兇手是你了那個女人是誰”

    “劉家竟敢射殺我我殺他滿門有什么不對這種濫殺無辜,草菅人命的門閥,就該死。”

    “還不是你先殺了人家新娘子,你還有理了人家新娘子礙著你了”

    “成親的那天,是她最幸福最開心的一天。以后的日子,確是要受罪了。洗衣做飯帶孩子,還得受婆婆丈夫的欺負。我在她最幸福的時候殺了她,不是做好事么”

    “這是什么神奇邏輯算了”小南沒心情和小蘭廢話,身形一閃,一劍化作流光刺向小蘭的咽喉。

    劍過留殘影,但眼前的小蘭卻是失去了蹤跡。

    小南的臉色一變,眼底深處掠過一道駭然。這一劍,竟然被躲開了。小南對自己的武功有絕對的自信,別說先天境界,就是道境宗師能躲過她一劍的沒幾個。

    這個小蘭有古怪,非常有古怪。

    瞬間回劍,一道劍氣斬向身后虛空。

    當

    一聲脆響炸開,一個身影從虛空中跌落。落下后的小蘭身形再次瞬間沖向小南。十指成爪,每一根手指的指甲又有一寸多長。

    小南身形欺生而上,劍花在劍尖綻放,劍芒如絞肉機一般攪動著小蘭的指甲。

    叮叮叮

    密集的脆響響起,但小蘭的指甲竟然沒有被鋒利的劍芒削斷。

    古怪,太古怪了。

    這個小蘭的武功不,不能說是武功。她身上沒有半點靈力波動,甚至可能連功力都沒有。但速度之快,竟然遠遠超越先天之境。

    她的指甲,竟然比鋼鐵還堅硬。這還是人么簡直是怪物。

    小南微微試探了幾息,突然,手中的劍變得凌厲了起來。一劍長虹,劃破長空。小南的劍,深深的刺入小蘭的咽喉。

    小南一劍擊殺小蘭,眼角的余光卻看到身后破廟的屋頂上,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子出現在破廟頂端,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別跑”小南喝道,身形一閃正要追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