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建造狂魔

正文 第412章 葛小天:老沈啊,我感覺你這棟樓不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億五千萬?”聽到財務匯報,沈志鵬臉都綠了。

    “是的,沈總,里面包括改裝費、裝修費、維護費!

    “我特么……”

    沈志鵬猛地看向坐在一旁的沈文,“你瘋了?”

    “什么?”

    “你拿一路通的資金改裝迷二六?還花了一億五千萬?”

    “是啊,里面有上百億,你拿去那么多投資項目,我動用一丁點不過分吧?”

    “我特么……”

    沈志鵬下意識抬腳飛踹,可想到好不容易哄回來的兒子……,一拳錘在實木桌面上,“嘶!”

    沈文被嚇一跳,慌忙站起,委屈解釋道,“一億五千萬不多啊,三哥改裝航姆花了十多億富蘭克林,據說冰熊又給他們要二十億維修費,換算一下,咱迷二六才花了兩千萬富蘭克林,已經很便宜了!”

    “草!”

    “飛機是您給我買的,里面亂七八糟,還有羊糞,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不改裝,你會上去?”

    “那也花不了一億五千萬,比買飛機還貴?!”

    “這是冰熊的定制機型,在華夏根本買不到部件,聯系那邊,人家也不理會,只能找葛小天改裝……”

    似乎想到什么,沈文更加委屈,“比飛機貴?您裝修老宅花的錢,幾乎是重建老宅的三倍,我……”

    電話另一端似乎沒聽到爭吵,“沈總,沈公子還花六千萬,買了一輛天霸系列越野!

    “什么?”沈志鵬驚了,“你特么也被姓葛的忽悠了?”

    “哪有,我又見不到他!

    “那你從誰手里買的天霸?”

    “泰迪啊,大泰路橋的董事長,他車技老厲害了,前段時間領著車隊在北部草原‘察沙國際拉力賽’中包攬前三,獲得兩百萬獎金,我也準備搞一支隊伍……”

    “搞尼瑪,你給我滾!”

    “動感線條,超前設計,不但能跑,還能在大漠低空滑翔。800馬力,時速高達560k,百公里加速僅需32秒,穩定安全,碾壓所有超跑,配獨特航空發動機,造價堪比衛星火箭,他給我打五折,又沒賺我錢……”

    沈文委屈極了,說完,弱弱抗議,“再說,我是董事長,有權利使用公司資金,調整戰略布局……”

    “戰略你大爺!”

    沈志鵬再也忍不住,感覺把公司交給這龜兒子就是個錯誤,抬腳便踹……

    鐘瀟瀟從某人精靈大亂斗帶來的震撼中回神,看到自家男人發火,護子心切,擋在沈文身前,怒聲道:

    “你那兇干嘛?不就是一億五千萬么?一路通里面那么多資金,你左手進,右手出,平了還不容易?”

    “你懂個屁!”

    沈志鵬飛快掏出手機,撥打賣口服液的老兄弟電話,“喂?老弟,手頭資金充裕么?”

    “要多少?”

    “兩億三千萬!

    “這么多?我改裝那架商務機,前期花掉七八千萬,還只進行一半,現在就剩下兩千萬……”

    “你先暫停改裝,把資金匯給我用用,我再向其他兄弟借……”說到這,沈志鵬心臟一抽。

    兩個月前,為了看姓葛的笑話,除了兩架迷二六,他還慫恿其他合作伙伴買下新飛到運河cbd的五架中型運輸機……

    改裝、裝修、維護……

    賣口服液的老二都被掏空了,其他的?

    沈志鵬猛地捂住胸口,怒目圓瞪,“姓葛的他……他早就……噗!”

    “爸?”看到老爹吐血,沈文差點嚇哭。

    “志鵬?”

    “別管我,快去湊錢!”

    “咱一路通里還有四十多億呢,你要干嘛?”

    “不是,一路通資金可以投資房地產,留下三分之一絕對不會出問題。但不能用于除了債券、炒股、投資固定資產以外的項目,現在被用掉的大頭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私自挪用的兩億三千萬!”

    鐘瀟瀟掌管東山建聯十幾年,即便沒接觸過金融,也聽明白話中意思,顫聲問道:“你是說,總銀監管會找麻煩?”

    “有姓葛的牽頭,這不只是麻煩,有可能會毀了一路通!”沈志鵬吐完血,整個人蒼老許多,按住座椅扶手起身,“問問你爸有資金沒?”

    鐘瀟瀟點點頭,撥通電話。

    然而……

    “女兒啊,我這里被查封了,資金凍結,全是你那個小野種干的!”

    “秦娥?”

    “她實名舉報咱家化肥廠各種污染超標,還有十四年前那次死人事故……”

    “什么事故?我怎么不知道?”

    “十四年前,某次生產氮肥時,操作失誤,發生爆炸,直接沒了兩個工人……我當時為了保住位置,花錢隱瞞下來!

    “她怎么知道?”

    “那小畜生從小就不受待見,哪能讓她住家里,就安排在化肥廠……她說,她看到了,也找來對方家屬,以及當時的老工人!

    “……”

    “咱家完了……”

    話未說完,聽筒里隱隱約約傳來安全所警報聲……

    鐘瀟瀟臉色蒼白,撥通秦娥電話,“放過你姥爺吧?”

    “你知道么,從小到大,我特別害怕冬天!

    “我知道,你放過你姥爺,我給你一個公司,什么樣?”

    “你知道?呵呵,你不知道!自從住進化肥廠,我每天都要面對嗆鼻辣眼,令人作嘔的化學物品!冬天,他們連被褥都不給我,只有兩位好心的工人叔叔,下班的時候把大衣借我。

    我搜集一些廢棄袋子鋪在下面,每天晚上裹著破破爛爛,粘滿化肥溶液的大衣,躲在墻角里凍的睡不著……

    我學習差,我是壞孩子,可你們根本不知道我面對的是什么。

    而那天,轟,兩位好心的叔叔就這么沒了,那個老頭,您的父親,只給了人家家里一百塊,好好的家庭,妻離子散!

    “小娥,那是意外!十幾年前一百塊能買很多東西,跟現在不一樣!”

    “是嗎?那您知不知道,我第一次喝汽水是在十歲那年,又位乞討的流浪老人,看我眼饞大街上的小孩都有汽水喝,就摸出毛票幫我買了一袋,而那位老人卻在當天晚上,因為睡在化肥廠門口,被您的父親當做小偷吊在樹上,再也沒有醒來!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你會這么苦,我以為你在姥姥家過得很好!辩姙t瀟泣不成聲。

    “是嗎?小時候,我每天挨餓,我舅舅偷偷塞給我飯票,卻被你喝止,說管我這個野種干嗎?我聽到了,沈文也聽到了!”

    “……”

    “從小到大,我活得就像個孤兒,我上不了學,只能偷偷去聽,我吃不到飯,只能跑馬路揀廢鐵,跑荒地割草,如果不是舅媽送我出國,或許我連活在你回憶里的資格都沒有,F在不一樣了,我找到我父親!不過,你放心,我會給那老頭兒盡孝的!

    “那是你姥爺!”

    “他不是,他是魔鬼!”

    “你個瘋子!別跟秦鳴似的,亂咬人!”

    “哈,我說的都是事實,難道還冤枉了您父親?另外,我父親人很好,不像你這個跟仇人私奔的女人,那么狠心!”

    “你說什么?”

    “我回來這段時間,請人幫忙調查過,當年我父親在深城被綠衣抓進大牢,那是姓沈的在背后悶了板磚,栽贓陷害,引來綠衣!之后,姓沈的跟你說我父親怎么怎么,帶你跑回老家……”

    鐘瀟瀟難以置信的看向沈志鵬,后者臉色蒼白,雙眼微闔,似乎睡著了。

    “不信?沈文早就查出來了,你可以問問他!”

    鐘瀟瀟看向沈文。

    后者點點頭,又搖搖頭,“好幾年前我就有所懷疑,只是沒想到我還有個同母異父的姐姐,當時得不到答案,以至于后來見到秦鳴,我以為自己是他的兒子……”

    “怪不得這幾年你疏遠我和你爸,原來是這樣……”

    …………………

    盛夏時節,濟府猶如烤爐,哪怕到了傍晚,也無一絲涼意。

    悶熱的風,悶熱的空氣,悶熱的大地。

    濟府商盟辦公大樓前,三十余名天衛將十幾名安保阻攔在外,四周人山人海,議論紛紛……

    葛小天沒有說明情況,任憑人們胡猜亂想。

    兩億三千萬看似很龐大,但對東山建聯、濟府商盟來說,只是短時間拿不出,不代表以后。

    并且,只要沈志鵬補上缺口,濟府和于總為了大局,并不會拿對方怎么著。

    他之所以來個實名舉報……

    東山十五城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宣布開盤時間,車隊路過這里,感覺有點無聊,看到老沈的產業,就跑來隨便說說……

    嗯,真的隨便說說。

    等待老沈跑來的時間,葛小天歪頭打量似乎剛蓋了一兩年的辦公樓。

    “這設計風格很不錯!”

    泰迪跟來湊熱鬧,聞言點點頭,“可以改造成賽車俱樂部!”

    “你給我三千萬,我送你!”

    “有這么貴?”

    “旁邊就是名泉,距離火車站也挺近,黃金地段,你三千萬拿走,倒手少說賺一千萬!

    “好嘞!”

    “你倆能不能別吹?”老秦女兒秦娥,因仇恨鐘瀟瀟也跟著一起跑來,打完電話,看倆人聊得這么嗨,翻著白眼吐槽道:“這是人家的,怎么就成你倆的了?”

    泰迪搖頭嘆息,“你不懂,我老大說是咱的,它很快就是咱的!”

    秦娥:“???”

    葛小天壞壞一笑,“喊叔叔!”

    “uncle!”

    “真乖!叔叔幫你出氣!”

    泰迪暗中撇撇嘴,想不到自家大哥竟然是這口味,怪不得前臺清一色的小公主,不過,這話只能心里想想。

    不多時,老沈的座駕自人群外緩緩開到大樓前。

    老沈推開車門,帶著滿臉疲意,打個招呼,“葛老板!”

    “沈總!”葛小天露出真摯笑容,“好久不見!”

    “葛老板,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呵呵,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造謠一卡通,又收買北美黑客攻擊天融服務器,老沈啊,之前我說過,正常競爭,我給你用常規手段,但你要玩陰的,也別怪我心黒手辣!”

    “你!”

    沈志鵬剛準備說些什么,幾輛總銀監管專用車輛,在天衛指引下,穿過人權,緩緩聽到大樓前。

    隨后,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身穿黑西裝,腳踏高跟鞋,在六名干事陪同下徐徐走來。

    “媽!”泰迪連忙打招呼。(干媽,倆老狐貍為了養泰迪,認的女兒)

    “咦?兒子,你也來了?”

    “是啊,我陪我大哥一起來的……”

    聽到對話,認清雙方關系,沈志鵬眼球一突,臉色更顯蒼白,抓住葛小天衣角,走到一旁,“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沈啊,我感覺你這棟樓不錯!”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