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相親美女博士

正文 第416章造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砰!

    福星高照,激烈的戰斗依舊在繼續著,場中的兩人如同野獸一般,上演著最原始的廝殺,沒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技巧,拳拳到肉,見招迎招,打擊感十足,看的全場觀眾都是熱血沸騰,酣暢淋漓。

    屈謹言雙目猩紅,這一點跟三年前并無太大區別,而有所不同的是,相較之前,不管戰斗如何激烈,他神情始終冰冷肅殺,完全克服了情緒上的影響,沉著冷靜。

    就這一點來說,就比穆重要來的好,后者雖然能借著暴走增強自身的實力,但卻被那暴戾嗜殺的情緒所左右,一旦進入暴走,就會變得好戰,同時理智也會或多或少受到影響,在戰斗過程中漸漸迷失自我。

    帝安表情逐漸凝重,與屈謹言交手已經上百個回合,兩人看似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完完全全的肉搏,但其中的細節只有他們少數幾個人知道。

    如果之前屈謹言展現出來的實力,能讓的他正視的話,那么通過一番激烈的交手下來,所表現出的戰斗經驗,以及戰斗過程中對各種小細節的處理,足以讓的他感到心悸,有了危機感。

    真正的高手之間,實力固然重要,但在實力相近的情況下,決定勝負的,往往都是戰斗經驗和隨機應變的能力,以及技巧上的這些小細節。

    他之前之所以能風輕云淡自信滿滿,所依仗的,便是自己多年的戰斗經驗,以及自己畢生所學的武術。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屈謹言僅僅用了三年時間,實力有了質的提升不說,各方面的戰斗素質也直線飆升,實在是不可思議。

    “呼!”

    兩人僵持,拳頭帶著破風聲,皆是從面頰擦過,然后緊緊被對方握在手中。

    “很難想象,這短短的三年,你是怎么做到的!

    彼此相視,不過一米的距離,都能清楚的看見對方臉上的毛孔。

    “緊張了?”

    “呵!

    帝安嗤笑一聲,面上突有冷冽,抬腿便向著屈謹言壓去,而后者也不甘示弱,腳下生風,連連與其相悍。

    不相上下,饒是帝安進攻意圖多么強烈,卻總是被屈謹言有效的抵御,占不到好處。

    見狀,兩人似乎心有靈犀,左手皆是松開了對方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雙雙向著對方轟去。

    又是一記拳頭相撞,兩人動作幾乎同步,身子當即止不住后仰,不過在分開的剎那,雙方也沒有放棄這大好的機會,抬腳紛紛印在了對方的胸膛上,然后在大家的目光下,各自倒飛出去。

    無疑是精彩的,兩者實力伯仲之間,打的非常激烈,戰況焦灼,難分難解,時時刻刻都吸引著大家的眼球,倒也跟預期的一樣,沒有令人失望。

    樓上,四大家族的人一臉凝重,而在穆家貴賓室里的赫云溪、鐘若嫣等人,隨著屈謹言倒地,都不經心中一顫,涌現出一抹焦急。

    全場矚目下,伴隨著一陣又一陣的歡呼吶喊,屈謹言和帝安緩緩起身,遙遙對峙。

    “怎么,不是說要弄死我嗎,那你又在等什么?”

    帝安還是有所察覺的,除了最開始屈謹言有主動向他進攻外,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是處于被動狀態,看似有來有回,其實都是不得已的以攻為守。

    屈謹言淡漠,只是不動聲色的用猩紅瞳孔瞥了眼場外。

    見狀,帝安會心一笑“不用看了,你們烈火堂現在固然強大,但要想吞下我們,可沒那么容易。

    四大勢力之所以能一直屹立不倒,不是沒有道理的,當年穆家老爺子扶持烈火堂,企圖一家獨大,重新掌握天州市地下世界的控制權。

    然而,現在我們依舊存在,而老頭子卻落得個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下場,最后更是搭上了一條老命,甚至整個穆家都差點覆滅,他也為自己的輕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希望你們不要忘了,天州市不單單只有你們烈火堂,還有我們三大勢力,即便你背后有那個女人,在面對共同的敵人,三大勢力從來不會手軟,還望你們不要重蹈當年的覆轍才是!”

    通過帝安的自述,屈謹言不難知道過去穆家與四大勢力之間的一些隱秘。這三年來與穆薇琳長久的接觸,多少也知道一些穆家以前的過往。穆薇琳并不是獨女,還有著一個哥哥,并且在天州市頗具名氣,一直都被視為穆家下一代的接班人,而穆薇琳作為女兒身,卻從未在公眾面前露臉。

    只是不幸的是,這名寄予厚望的穆家接班人,卻早在十多年前英年早逝了,如今聽帝安提及,似乎并不是所謂的意外那么簡單,就連穆家老爺子的死,也跟他們脫不了關系。

    見得他沉思,帝安繼而戲虐,“哦,對了,忘記跟你說了,知道穆重的上一任是怎么死的嗎?”

    屈謹言抬眼,后者冷笑,目光相視,隨即一字一頓道“很不巧,正是死在我的手上。你說繼他之后,下一個又會是誰呢?”

    “就怕你沒那個本事!”

    屈謹言屏氣凝神,對于他的挑釁不為所動,說話間,目光若有若無的便又向場外的時鐘瞥了一眼。

    然而,僅僅是這一眼,待他收回目光時,突感身前有著一股凌厲的颶風襲來,當即打起了百分之一百的精神。

    “你的對手是我,分心可是會死的!”

    隨著這一聲壓抑的低吼,雷霆般的攻擊密密麻麻的落下,無疑要比之前更為的迅猛,且攻擊手法也大不相同,劈、崩、鉆、炮、橫,動作不一,變幻莫測。

    面對帝安突然轉變完全陌生的戰斗方式,屈謹言一時間倍感吃力,頗有些應接不暇難以招架的意味,在帝安狂風暴雨的攻勢下,節節敗退。

    “這是怎么回事,剛剛還不相上下的,怎么突然感覺這帝安又變厲害了?”

    貴賓室,別說鐘若嫣了,全場起碼有大半的人都摸不著頭腦。

    茍皓明饒頭,對于場中突然轉變的情況,同樣有些不明所以,超出了他理解的范疇。

    劉牙也是語塞,皺著眉頭,想說些什么,最后還是不語。

    “應該是拳法起到了扭轉局面的作用!

    關鍵時刻,還是閱歷稍高的謝成毅看出了一些端倪,面色凝重道。

    “拳法?”

    赫云溪皺眉,看了他一樣,不過后者似乎也不是很清楚,之后便沒在言語,靜心看著擂臺上的比賽。

    高臺上,王天燦笑,“五形拳,看來咱們的這位武學大師,終于肯拿出一點東西了!

    “之前也只是聽說,今天一見,這現今無人練的無聊武學,似乎也不是一無是處!

    蒙面旗袍女子斂去了那一絲嬌媚,出奇的正色了一次。

    穆重始終一絲不茍,不過仔細發現的話,他的面色較之前還是凝重了稍許。對于帝安他是知道的,傳聞出自一個深山寺廟,從小便習得武術,不論是棍法還是拳法,都樣樣精通,在同實力的情況下,一旦展現這些絕學,可以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實力,無疑是非常強勁的手段。

    “看來,在這方面我們的鬼面堂主完全沒有應對的經驗,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今天晚上就有些可惜了!

    說話間,隨著帝安攻勢不斷,屈謹言連連敗退,終是無暇之下被一拳正中胸口,當即一口鮮血噴出,狼狽的栽倒在邊緣的鐵網上,隨后一動不動。

    “嘩!

    見狀,全場突有驚呼響起,似乎結果來的太突然,有些難以相信。甚至有人激動之下,直接站起了身子,滿臉呆滯的看著擂臺上的情形。

    貴賓室,鐘若嫣、赫云溪雙手當即忍不住扶住了面前的玻璃窗,一時間心提到了嗓子眼。而此時的警局內,隨著屈謹言一口鮮血噴出栽倒在地上,林懷柔豁然起身,面色煞白,六神無主,茫然的看著屏幕上的畫面。

    結結束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内部一波中特